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铜板骚屄
铜板骚屄
雨过天晴,一轮弯弯的弦月高高地挂在黑铁镇的天空上,即使是那烟筒里滚滚的浓烟也不能驱散银色的月光。在黑铁镇靠近贫民窟的一个挂着粉色布条的窑洞里,时不时地传出了女人的浪叫声和男人低沉的咆哮声。

  在窑洞内一个两米见方的小隔间内,女人双手扶在屋子内唯一的一把椅子上,她赤裸着身体撅着屁股,男人站在女人的背后用粗大的肉棒抽插着冲击着女人的肉穴。女人金色的头发此时发髻高挽着,露出她几乎完美曲线的裸背和在男人前后运动下被撞得肉浪滚滚的美臀。在不停晃动的丰满乳房上面直直挺立的两个深红色乳头被穿上了黑铁的乳环,女人美丽的锁骨上面那犹如天鹅般细嫩白皙美颈上悍然套着一个黑铁的脖锁,脖锁上的链子连接在深深插入地下的铁橛子上。这份独特的装扮说明了这个正在和男人交欢的女人不是一个陷入爱河的恋人也不是寂寞难耐的少妇,而是一个接客的妓女而且还是那个毫无自由可言的性奴妓女。

  我无力的扶着椅子,男人的肉棒在我的骚屄里冲击着,让我丰满乳房上的黑铁乳环不停抖动拉扯着乳头,乳头那一丝丝的痛楚让我心烦意乱,那冲击也联动着椅子发出嘎吱嘎吱让人厌烦的声音。一阵阵的淫欲让我的美睦一次次迷离。浑身香汗淋漓的我,早以在迭起的多次高潮中疲惫欲死。

  我忘记这是第六个还是第七个了,在我受完灌肠的淫刑后被带回窑洞妓院就被告知有床的接客房间已经满了,于是这个两平方米的临时隔间成了我和客人交欢的地方。不过唯一让我欣慰的是女长毛人老鸨说,这个房间不收费了。于是妓院对我的管理费从2个铜板变成了1个。这意味着我只要再接4个客人,明天就可以吃一顿带肉饱的饭了。

  在不停的冲击中,我的一只纤手紧紧地抓住脖锁上绷直的链子,那链子被在后面肏我的大爷调整得很短,短到每次肉棒插我,被惯性向前冲的时候我都被勒得几乎无法呼吸。当然这也是后面肏我的那位大爷的目的,于是为了一个铜板,我愿意好像狗儿一样光着身子一边勒着脖子一边被肏得浪叫。

  其实即使没有脖锁和链子我也跑不掉,因为可爱的小脚丫上还戴着10磅重的黑铁脚镣,虽然这脚镣不影响我岔开腿撅起屁股让男人肏,但是却影响我正常的走动,那脚镣内的凸起不停的顶着我光着小脚的脚踝,即使是站着也是一种受苦的刑罚啊。

  因为没有床地上又很湿冷,所以我和客人交欢的姿势基本只有两种,要么我撅着屁股扶着椅子让他站着肏,要么他坐在椅子上我反坐在他身上让他肏。 不过一肏只有一个铜币的价格让这些寒酸的客人不追求什么环境,毕竟能用一个铜板肏到我这样的大美女已经是不小的收获了。

  我感觉后面抽插我肉穴的男人明显放缓了频率,那在我肉穴里的肉棒又粗大了一圈,那是男人要射精的前兆。而男人放缓了速率是他想休息一下,而我也正有此意。其实只要我再奋力的扭动一下屁股,或者刻意的缩紧肉穴里的媚肉,然后再浪叫几声这个男人就会把持不住。可是我却没有那么做,因为这个男人粗糙的大手上正捏着一个铜板,男人说如果我让他舒服了,这个铜板就是我的小费。

  还是帝国的男人聪明,他们知道如何让我卖力伺候。随即我又狠狠地摇了摇头,我痛恨刚才的想法,难道一个铜板就能收买我让我心甘情愿的伺候这个男人吗,让他把我肏个够吗?可是一个铜板就会让我少伺候一个男人,妓院里带肉的饱饭可是10个铜板呢,想到这里我又媚眼如春的轻轻呻吟起来,那煮烂的肥肉的香味让我不停吞着口水。

  「怎么样,小美人,爽吗?」在我后面不停肏的男人得意的问道。

  「啊~ ,爽啊,老公你好厉害。」我柔媚的说道,男人似乎很在意这种鼓励,其实这个男人的肉棒即使在人族里面也只能算是中下等。但是我的鼓励起了作用,男人的精水在我的浪叫声中喷射了出来。

  「呼呼~ 」我轻轻的吐了口气,为了保证这个男人不那么快的射精我拼命地压制心中的淫欲,就怕一旦肉穴里的媚肉稍稍紧了一些男人就受不了。

  男人刚在我的肉穴里拔出肉棒,我就扭过身子蹲在地上不知疲倦的将他渐渐变软的肉棒含住,一条香舌将肉棒上的粘液全部都舔干净。而一双媚眼却时不时地瞟着男人高高举起的那个铜板。

  「我要休息一下,你也休息一下。一会咱俩再大战一番。」男人疲惫的说道,然后就坐靠在那屋子里唯一的张椅子上闭上了双目。

  我的裸背只能靠在冰冷的石墙上,轻轻地蹲下,双腿微微岔开。但是兴奋的阴道时不时地颤抖一下,带得脖锁上的链子微微的响动着。

  刚刚男人虽然射出了精液但是我却没有高潮,在高潮的边缘被拉回来的感觉让人心中烦躁毫无睡意。我狠狠地盯着男人手中的那枚铜板,那枚由于过于廉价而粗制滥造的非圆形的铜板,那枚上面粘着我的淫水和男人的精液的铜板。

  身体里的魔力轻轻地波动着,虽然我无法用这点魔力做任何事,不过今天也是一个让人喜悦的日子只要身体里能够存储魔力,我就有可能恢复武技,然后我会将那些折磨我的肉棒都切下来再踩烂它们。随即我又想到那给我充魔的魔导器的内容,听长毛人老鸨说我在被俘的一年多里被强迫交配四千次,如果把驯妓营里调教交欢也算做接客每次都能赚一个铜币的话,就是四千个铜币,兑换出来就是四十个银币。

  四十个银币是个什么概念呢?我的目光在屋子里来回游荡,最后盯住了屋子里唯一的那把椅子,这是一把很普通的椅子,松木的材料外面涂着深红色的油漆,没有任何的雕纹和弧度。这把椅子放在旧货市场或许可以卖到四十个银币吧。

  「唉~ 嘻嘻。」想到这里我凄苦的一笑,我平均每天接客10人不吃不喝被肏一年的收入就能换这把椅子。性奴的命运好凄惨啊。

  「你笑什么?」男人睁开眼睛看着岔开腿露着翻开阴唇嫩肉流着淫水和精液的我问道。

  「没什么,你觉得现在的生活好吗?」我又苦笑了一下,美丽的面孔让男人的眼神直了。

  「很好。」男人回答道。

  「被魔族统治,毫无自由很好?」我扭动了一下赤裸的娇躯,将紧箍着脖子的黑铁项圈向上挪动一些后说道。

  「谁说我们没有自由,我现在的身份是平民,享受和圣族同样的法律保护。」男人回答道。

  「可是我也是人类,我却……,这公平吗?」我看着自己挺立乳头上穿过的粗糙黑铁乳环问道。

  「公平。」男人平静的回答。

 ganwm.com 香港三级片 「公平?我是一个贵族,如果在以前你就是正眼看我一眼也是要受罚的,可是现在我却要光着身子让你随便肏。 这公平吗?」刚才无法到达高潮的烦躁让我口无遮拦的说道。

  「我付钱了。」男人说道。

  「1个铜板,嘻嘻,1个铜板?」我被气乐了问道。

  「如果赶上节日还会免费肏你呢」男人接着说道。

  「贱民!」我愤愤地回答到,我本以为这个刚刚和我有夫妻情缘的男人会安慰我一下,哪怕说肏我很便宜而我的身价要比1个铜板高很多我也会很高兴的,可是我却遇到了一个呆子,一个贱民。

  「我不是贱民,只有在你们统治的时候我才是贱民。可是现在你只是个性奴婊子,不接客就要挨板子的婊子。」男人依然平静的回答。

  「你这个人族的叛徒,总有一天帝国的行刑官会砍掉你的狗头。」我红着俏脸愤怒的回答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喜欢在这个比较英俊的男人面前发火,或许是他和安德烈有几分相似吧。

  「我没有背叛人类,在黑铁镇里人类和长毛人、圣族一样平等的生活。只有你们这些反抗的贵族才被审判,这是你们应得的。」男人继续说道。

  「我们是为了保卫帝国,你这个叛徒。」我狠狠地瞪着这个人类叛徒,但是微红的面颊与上下抖动的丰乳却让这凌厉的气势变成了交欢的前戏。

  「行啦,快把屁股撅起来,我要肏你了。」男人有些厌恶的和我说话了,而且他那肉棒也渐渐的挺直了起来。

  「你……」我美睦圆睁的瞪着他。

  「怎么,不想要这个铜板了?」男人将那个铜币在我面前挥舞着。

  「小骚货,帝国已经完蛋了。而且你现在只是个接客的婊子,一会大爷还要回家睡觉呢。」男人懒洋洋的说道。

  「我现在没有心情。」我双手抱着膝盖,将身体本露出的部分都挡住说道,但是我的媚眼却不停地扫视着男人手中的铜板。

  「呦,真吧自己当大小姐啦。你信不信,我现在出去把你没心情接客还有说我是叛徒的事告诉老鸨,你不光明天没有饱饭吃,一会还得坐木驴?」男人笑嘻嘻的微笑道。

  「……」我红着俏脸,沉默了。坐木驴是妓院经常惩罚不听话妓女的方法,我在驯妓营里坐过那个东西,女人岔开腿坐在一个马鞍子上,马鞍子是中空的,一个粗木棒会插入女人的骚屄里,有时候还会有木棒会插入肛门里,当毫无弹性的粗木棒抽插肉穴时,那种感觉简直就是一层层的把肉穴里的嫩肉磨掉一样。而且还附带鞭打和用火烤脚心……「嘻嘻~ 大爷,我刚才和您闹着玩呢。就我这种贱货,哪有资格说您是叛徒呀。如果您是叛徒那我是什么呀,我还被圣族的大爷们肏过呢。」我的俏脸羞红的一笑,坐木驴的刑罚我到不是特别害怕,我害怕的是我因为在乌骨邪的高等贵族车里做了三天的平民,而被魔族哨兵发现,现在我是骡刑在身,脚上还钉着马掌呢。也是被观察警告的阶段,如果再犯错很可能就是降级为肉畜,或者是S级性奴。一想到S级性奴,那种切去四肢,全身穿环的样子,我就惊出一身的香汗。

  那些应该有的尊严和高傲早已在驯妓营的灌肠和强制交欢中随着肛门喷出的秽物和骚屄流出的淫水喷出去了。

  「你还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啊,果然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呀。」男人笑嘻嘻的说道。

  我赶紧扶着椅子撅起屁股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扭动的美臀和流水的骚屄都对着男人,最后回过头来嫣然一笑,只是那一笑带着一丝丝的无奈和羞耻。

  「啊~ 」当肉棒插进来的一刹那,那是一种羞辱中带着淫欲的感觉,仿佛我在驯妓营里刚被审判成性奴后第二天的调教一样,那一天我一改平时的抗拒仿佛认命似的和所有的公兽人和公地精拼命的交欢,为此调教师还在我睡前赏赐给我一个苹果作为奖励。

  「小骚货,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男人三次浅浅的插入后突然深深的一次插入时说道。

  「啊~ ,好爽。大爷您说。」我皱着黛眉迷离的问道,我很厌恶在和我交欢的时候问我问题,这很容易让我想起在驯妓营时,调教师一边肏我一边让我审问我的往事。

  「还记得我第一次看到你时。那时你和你的玫瑰骑士团路过我们的小镇,你是那么的圣洁而美丽,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天和今天一样刚刚下过雨,即使是大路上也满是泥泞,而你却好像女神降临一样消耗魔力,临空飞度般的从欢迎您的大门直接飞到了铺着红地毯的礼堂。在大家的赞叹下你说我的靴子和我的心一样不能沾染到一丝的肮脏。」男人将他那本不粗大的肉棒又一次狠狠地刺入我的骚屄时兴奋地说道。

  「嗯,啊~ ,别说了,亲爸爸呀。」我想起了那次的经历,我即使消耗了三分之一的魔力凌空飞行也不愿意让自己的靴子沾满污泥。因为那双靴子是银色地行龙的皮制作的而且是我最喜欢的款式。只是现在的我实在不愿想起那个时代的嚣张与任性,于是我卖力的扭动淫荡的屁股,阴道里的媚肉也不停地蠕动起来好尽快的「打发」了这个知道我过去的熟客。

  「你可能根本记不得我,一个拿着长戟的卫兵了吧。你的样子让我几乎当晚夜不能寐,世界上居然有这么高贵而漂亮的女人啊。特别是你高傲的笑容。」男人感叹的说道,我感觉那肉棒更加的粗大了,于是光滑的腰肢扭动得更加剧烈,赶紧射出来吧,我默默的想着。

  「那个高傲的女人就是你,你看你现在下贱的样子,不停的扭动着你的骚屄。」「啪啪。」男人狠狠地给了我摇动的屁股几巴掌,让我淫荡的举动收敛了一下。

  「是什么让你如此的堕落?快告诉我!」男人激动的问道,两只大手狠狠抓住我不堪一握的小蛮腰,让我的娇躯按照他的抽插频率前后颤动着,一双丰满的乳房也跟着咣当着。

  「呜呜~ ,别问了。亲爸爸,小淫奴快不行了。」我尽量温柔的挑逗着,但是那滑腻的声音更像是哀求而不是调情。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也不想回答。

  「呐,十个铜币,都给你当小费。只要你回答我。」男人一边抽插着我的肉穴,一边把椅子旁裤子上的钱袋打开,将冰冷的铜板倒在我的裸背上。

  「回答什么啊?我快不行了,快插我呀。」我装聋作哑的嘶喊道,可是如果看到我的俏脸就会发现我美丽的黛眉几乎已经皱到一起去了,挺翘的鼻尖和秀发的鬓角也突然泌出香汗来。

  「是什么让你堕落到这种地步?你看看你,乳头上穿着环,骚屄也穿着环,还有永世为娼的烙印,你不是圣洁和高贵吗?说!」「啪啪啪」男人愤怒的大力拍着我淫荡的屁股,但是抽插得更快了。

  「啊~ ,我也不愿意啊。呜呜~ ,在被俘的一年里我根本就没穿过衣服,它们就是把我当成一个交欢的妓女调教的。啊~ ,每天从早上醒来就被肏,直到晚上肉穴里不是抽插着肉棒就是各种残忍的刑罚,嗯~.只要稍微反抗就被淫刑折磨。

  你知道被关在一米见方小笼子里,蹲在里面还在调教师的看守下不停手淫不流满一碗淫水不能休息的感觉吗?你知道乳头被高高吊起骚屄卡在三角木马上,嘴巴里含着巨魔的肉棒屁眼还被地精肉棒抽插的感觉吗?你知道戴着魔族的10磅重乳夹,在炙热的太阳和兽人的皮鞭下光屁股搬砖每天搬500块的感觉吗?

  啊~ 」

  我的情绪一下迸发出来,几乎是哭泣着说出在驯妓营里的痛苦,而且在肉棒的抽插中一丝丝淫欲在羞辱的催化下勾起了阴道剧烈的蠕动,男人精液和我的阴精几乎同时喷出。

  我无力的跪在了地上,男人洒在我裸背上的铜板叮当的掉在地上。而疲惫欲死的我却睁大美睦,赤身裸体的撅着屁股在地上一个一个的捡起铜板。此时男人无声的离开了我的房间。

  十个铜板呀,我明天可以不用接客了,一种莫名的快乐让我手里攥着那十个铜板。

  可是这十个铜板放在哪里呀,接客的钱都是记账的,换句话说就是性奴妓女每接一个客人都在她的账目上增加铜板,妓女是拿不到一分钱的。我看了看隔间内孤立的椅子,还有赤身裸体的我,十个有如我乳晕大小的铜板放在哪里呢?

  此时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我知道是一个亲妈妈来给我的娇躯做清扫了。一个穿着农妇连体裙的四十岁女人拎着桶走了进来。

  「骚货,把屁股撅起来扒开。下个客人等着呢。」女人冰冷的说道,一边戴上皮手套一边从桶里拿出粗牛毛刷子。

  「是的,亲妈妈。」我悦耳的回答着,并且有些不自然的爬到她身边,一边扶着拴着脖子的锁链一边撅起屁股。每接一个客人,这个女人就进来帮我擦洗身体,甚至包括骚屄和屁眼也会用独特的工具刷洗干净,只是那硬毛刷刷在阴道里媚肉和肛门中嫩肉的感觉确实和上淫刑一样让我浪叫连连。

  「手里拿着什么呢?」女人一边用毛刷刷着我沾满淫水和精液的大腿内侧一边看到我左手紧紧攥的铜板问道。

  「没……,没什么。」我慌张的说道,我知道我身上的一切秘密都是无法隐瞒的,即使把铜板藏在肛门和阴道里也会被清洗我身体的亲妈妈们发现。

  「你知道,像你们这样的婊子要是偷客人的东西要怎么受罚?」女人用刷子狠狠地刷了我大腿内侧几下后,直到我轻轻地发出痛苦的呻吟才说道。

  「不,不是偷的。是……是给的小费。」我摊开细嫩如偶的手掌说道。我有些害怕了,因为我无法证明什么。

  「一共几个铜板啊?」女人问道。

  「十个,亲妈妈呀,我真的不是偷的。」我扭过俏脸,可怜兮兮的说道。即使在帝国偷窃也是需要惩罚,何况我现在还是性奴的身份,他们很可能切掉我的双手作为惩罚。

  「像你们这样的性奴,哦,对了A级性奴,奥黛丽是吧。你们A级性奴是不可以收小费的呦。」女人用手轻轻触摸我赤裸翘臀上的烙印说道。

  「对了,你不是性格:生性淫荡吗?男人们用肉棒帮你下面的小嘴解渴,你应该给男人小费才是呢,嘻嘻。」女人继续说道。

  「那会受罚吗?」我声音颤抖的问道,我终于明白我作为一个性奴主要就是受罚,而一个铜币一肏只是受罚的方式而已。

  「嗯,估计和偷一样的受罚吧。我记得卡伦娜夫人前几天接客的时候也有相好的看她可怜给了她几个银币当小费,后来妓院要求将银币兑换成几百个铜板后,在一周内要让她挣出来。也就是说她必须在一周内接几百个客人而且免费。结果挺漂亮一个女人,弄得下面和你的骚屄一样翻翻着。」女人说道。

  「不过你的小费少一点,估计就是免费接客一两天吧。」女人同样轻描淡写的说道。

  「不啊,饶了我吧。」我几乎哭着说道,免费接客不仅意味着一晚上无休止的交欢,还意味着第二天没有饱饭吃,只能吃咸萝卜充饥,而且还是一边被肏一边吃……「那你说说,为什么人家给了你10个铜币的小费呢?肏你一次才1个铜板呀。你以为你的骚屄镶上金边了吗?」女人怀疑的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下面紧,让他舒服了吧。」我无意回答这10个铜板的来由,胡乱的说道。

  「就你这被肏成这样的大黑屄,还说紧吗?」女人嘲笑的说道。

  「不黑,就是颜色深了些。你要是成天接客也这样。」我反驳道,其实我一直很在意他们说我的肉穴是大黑屄,那里仅仅是开发过度而已。我依稀还记得我曾经的肉穴是柳叶状的名器,带着粉嫩的阴唇的肉缝。可是现在被兽人和巨魔那粗大的肉棒频繁开发得不到休息后,那黑红色的肥大阴唇边缘就好像黑木耳一样的难看。

  「呦,脾气还挺掘。你有这脾气倒是死在驯妓营啊,别出来接客给咱们女人丢人现眼呀。」女人被气乐了的说道。

  「……」我沉默了,此时屋子里只有毛刷在肌肤上清洁的嚓嚓声。

  「好吧,看在都是女人的份上。这十个铜板我就给你没收了。要是被老鸨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收拾你呢。」女人一边用特殊的带毛用具伸进我的肉穴里洗刷一边说道,而我只能轻轻的呻吟了几句。

  「谢谢亲妈妈。」当女人的毛刷从我的肉穴里抽出清洗完毕时,我轻轻地转过娇躯撅起屁股磕头说道。刚才我还希望这10个铜板的小费可以让我明晚不用接客,结果差点受罚。

  不过我最害怕的还是性奴降级,记得在驯妓营中有很多女骑士和女法师由于抗拒被教化成性奴妓女而被降级。我亲眼看到北方骑士军团的军团长妻子艾琳由于在和兽人的强制交欢中咬伤兽人的肉棒而从A级性奴降级为S级性奴,然后当天把我们这些A级性奴召集起来,一边撅着屁股被兽人肏,一边看着艾琳的四肢被兽人巫医麻醉后切下来。在淫药麻醉的作用下,每次的切割都好像高潮一样,艾琳一边求饶一边浪叫的被切下了四肢,而我居然在着血淋的场面下被肏得高潮了。

  艾琳是个很美丽的女骑士,有着那种东方女人的温柔和细腻,也是我认为成为妻子后的楷模。每次去军团长家里,艾琳都会给我倒上一杯她沏的红茶,然后亲切的教给我作为一个女骑士在外作战时要注意什么,话语细致入微、沁人心脾。

  而她被抓到驯妓营时才刚刚为海格特生下孩子,还没断奶的丰满乳房就被调教师疯狂的蹂躏。我没想到艾琳居然是我们这里最坚强的,当我已经被调教得屈服,然后媚笑着在调教师前扭动屁股卖弄骚屄的时候,艾琳却还在铁架子上固定着手脚被每天无休止的强制交配中……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艾琳,然后她就被送到了S级性奴的改造所,听给我上阴唇环的调教师说,S级性奴还要拔掉牙齿换上装饰用的橡胶牙齿,以防止极度痛苦下撕咬嘴唇和舌头影响性奴的美观。我不知道那个所谓的极度痛苦是什么,调教师告诉我虽然我经受过大多数的淫刑,但也仅仅限制于A级,S级的淫刑会对身体造成无法挽回的创伤,所以都没有给我身上用,而且S级性奴使用也不是社会范围,更多的是送到专职淫刑设计的研究所或者是某些有独特爱好的种族中的贵族使用。

  十个铜板的小费还是有好处的,当最后一个客人的肉棒从我被肏得泛红的骚屄里拔出的时候。那个清扫的女人在刷洗了我的身体后,居然给了我一个垫子和毯子。要不我就要在潮湿的石板上睡觉了。虽然那个毯子的味道并不好闻,有一股洗也洗不掉的骚味。

  「铛铛铛~ 吃饭啦。」魔族每个官立妓院都是正午十二点开饭,每当这个时间妓院里的婊子们就会睁开疲惫的美睦等待着亲妈妈帮她们打开脖锁,然后戴着脚镣媚态百出的扭动着光滑的裸体站在妓院广场的食盆前一边晒着草原上的太阳一边吃着伴着肉汤的米饭。而小镇内无数的市民和男性奴隶们也会聚集在广场周围欣赏着被自从魔族统治后的一道淫荡的风景。

  我端着食盆看着里面一半是米饭一半是肥肉和一些草药熬成的汤。草药是深绿草原特产马情草,可以起到一点滋阴和催情的作用,是牧民们给母马配种前必吃的草料。而肥肉都是一些猪和牛的边角余料构成。如果在以前我可能看到这些就会毫无食欲,但是自从每天必须和几个男人交欢后,我就越发馋肥腻的东西起来。每次看到这些以前让人恶心的大肥肉都馋得流出口水。

  没有刀叉,那些干的和稀的食物只能用手去抓。而我算是比较有技巧的一个妓女,我基本不用手而是只用香舌的高超技巧将食物卷到檀口中。用手抓东西只能是兽人和地精这种下等种族的习惯,不用手抓食物或许是露着肉穴咣当着丰乳的我唯一的尊严了吧。

  而能吃到肉的妓女都是昨天晚上和十个以上男人交欢赚到十个铜板的女人,另外一些只能啃那发硬的面包了。

  「呜呜~ 啊!」这时一个丰满的熟女被几个长毛女人牵过来,女人赤裸的娇躯显然刚刚被清洗过,丰满身材的白皙肌肤上满是皮鞭和牙齿的红印,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女人一直在接客直到现在。我瞄了一眼女人跪爬时扭动的淫荡屁股。

  “ 姓名:卡伦娜性格:天生媚骨惩罚:公共娼妓编号:B077” 原来这个好像母狗一样被人牵着的就是人们说的卡伦娜夫人了,我的目光又从那丰满扭动的屁股烙印上移到她双腿之间的肥大骚屄,果然那刚刚被肉棒抽插完的肥大阴唇和我的肉穴有几分相似,只不过我觉得我的肉穴要比她那泛黑的大阴唇好看得多。

  卡伦娜夫人是帝国时期小镇领主的妹妹,在领主战死后,领主全家的女性除了不能交配的其余全部被审判为性奴妓女。而卡伦娜有幸从驯妓营调教后从新回到了自己的小镇,其余的女性都以妓女的身份被奴隶商人贩卖到了深绿草原的各个小镇和部落中被千人骑万人跨了。

  而回到故乡并没有给卡伦娜夫人带来好运,每个小镇的熟人都用肉棒光临过这个曾经高贵美人的骚屄。而且还有不少人大发善心的给了她小费,结果这个可怜的女人被以偷窃罪免费接客被肏300次,而且要在一个星期内肏完。

  「啊~ ,我不想吃啊。让我死吧,咕嘟咕嘟。」卡伦娜夫人先是一边哀求,一边被灌进去催食和催情的药水。因为被肏了一整天的女人无论是谁也不会有旺盛的食欲吧。

  果然不一会女人略有赘肉的小腹在咕咕的叫了起来。卡伦娜夫人轻轻的扬起俏脸,用鼻子狠狠地嗅了嗅我碗里肥肉的香味。然后艰难的爬到我的脚下。

  「给点饭吃吧。」卡伦娜夫人哀求的看着我。

  「母狗过来,你的饭在这。」卡伦娜夫人脖子上的项圈被女长毛人狠狠地拽了下,一个硬邦邦的咸萝卜丢在了地上。

  「让我吃肉啊~ 」卡伦娜夫人哀嚎着。我看到了卡伦娜夫人就想起了被贩卖的自己,经常因为没有接到足够的客人而吃那又苦有咸的萝卜,而且就在充满肉香味道的地方喂食,就是让你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吃到香肉而自己却要饿着。每个妓院折磨没有达标的妓女的方式都不同,有乳环上拴着链子游街讨饭的,也有光着身子吃倒在地上的米饭的,不能用手要一粒一粒的舔着吃,然后让走路的客人们看着你撅起的屁股和骚屄,已达到招揽客人的目的。

  「给你。」我用手指轻轻的挑起一块煮烂的肥肉,故意扔掉然后轻轻说道,只是那肥肉没有落在地上而是掉在了我戴着脚镣赤裸的小脚丫的脚背上。

  「呜呜~ 」卡伦娜夫人一下用檀口咬住肥肉,几口的吞了下去。然后伸出香舌不停地舔着我的脚背,好像那样可以舔出肉味一样,甚至香舌伸到我脚趾的每个缝隙,将那些汤汁也舔舐干净。最后卡伦娜夫人还是被女长毛人拽到了一旁。

  「小骚货,今天是想吃猪肉还是牛肉还是羊肉啊。」女长毛人问道。下面的观众也在不停的起哄。

  就在我质疑的时候,卡伦娜夫人哀求的说道:「不要,都不要。饶了我吧。」「那就猪肉吧。」女长毛人笑嘻嘻的说道,然后叫人从猪圈里牵出两只大公猪出来。

  「不啊。」卡伦娜夫人哀求着……

  但是无论木台上赤身裸体用手抓饭的妓女们还是那些女长毛人都没有人同情她。

  「没钱买饭的,我们这么仁慈又不能让你饿死。所以让猪肏你大家欣赏一下,就算那个咸萝卜的钱了。」女长毛人说道。

  先是一个女长毛人打开一个小瓶,将母猪的淫液涂抹在卡伦娜夫人的骚屄上,然后那两头公猪就躁动不安起来。几个阉割的**************************而另一头猪正围着************不停的转,正当我想这头猪的用途时,女长毛人冰冷的声音传来。

  「小婊子,你吃饱了吗?」女长毛人提着鞭子问我,看到我的食盆内已经所剩无几。

  「吃饱了,亲妈妈。」我柔顺的说道。

  「你怎么能吃饱呢,我刚才看见你喂了我们的囚犯一块肥肉。」女长毛人说道。

  「是我不小心……」我解释道「好啦,你也准备吃猪肉吧。」女长毛人冰冷的说道「不,亲妈妈呀。我不敢了,不敢了呀。」我吓得几乎瘫坐在地上哀求着。

  几个被阉割的男人不由分说将我拉起来,撅着屁股按在地上。我不停地反抗着,突然觉得肉穴一凉,原来是女长毛人将母猪的淫液涂抹在了我的肉穴上。

  我认命的底下了头,知道反抗是没有意义的。只是我真的不喜欢和这种野兽交欢啊,以前每次被迫和野兽媾和都是戴着重镣铐,被固定得死死的才不得不……而且下面围观的可不是兽人和地精们,而是人类的奴隶和叛徒啊。在人类的认知里和野兽交欢是最违背道德标准的。人们可能接受一个当过滥交的女人,但是却无法接受一个和野兽交欢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他们心中的女神级人物。

  我拼命的反抗着,甚至将已经爬在我后背上的肥猪甩到地上。

 gg1a.com 色七七亚洲av 「把这个不听话的小婊子锁在架子上~ 」女长毛人慌忙的又叫了几个男人狠狠地压住我。

  「哎呀,哎呀~.本来的好戏可能因为我而搞砸啦。」铁哒那救命般的声音传来。

  「都停下,圣族的特使大人到!.」一个长毛人卫兵高喊道。此时我被固定在了铁架子上,公猪的肉棒也顶着我的肉穴,只是我不停的扭动屁股才一时无法得逞。

  「哎呀~ 小母马和他的公猪老公正在游戏呢,我本不想打扰,可是我们就要出发了,作为乌骨邪大人的头马现在就需要准备一下呀。」铁哒那阴阳顿挫的声音说道。所有的长毛人都单手抚胸给这个乌骨邪的车夫敬礼,而那些光着身子在众目睽睽下吃饭的妓女们也赶紧放下食盆,双手把肉穴扒开行性奴妓女专用的扒屄礼。

  「这样吧,婊子奥黛丽和公猪的交配我们将来到了目的地一定会再补上,而且要比现在有趣一万倍。赶紧出发吧。」铁哒懒洋洋的说道。

  下午深绿草原上恶毒的太阳将整个草原晒得湿气弥漫,而一辆由一个金发裸女和四匹魔血马拉着的高等魔族的四轮马车快速的离开了黑铁镇,驶向了深绿平原的深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