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与修仙的异族少女
与修仙的异族少女
冰冷的天山上一片银白世界。

  但就在这么冷的天山之颠居然还有人跑动,而且还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只见他生的粉雕玉琢,在这冰天雪地里只穿着一件单衣也不见他有任何不适。他肩上坐着一只混身金毛,只有后背有一条红色线直贯尾尖,在阳光下非常耀眼的猴子。小孩头顶还飞着一只白鹤,但小孩行走的速度居然不比它飞的慢,啊,再看小孩脚下与地面还有一段距离,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凌空飞渡?

  只见小孩飞向了一个山洞中,不一会儿在山洞中传出小孩的哭声:「师傅,您怎么不等青儿回来就离去了,青儿发现了一个先人飞升后留下的洞府,那里有好多灵药仙果,您吃了就不用死了,现在青儿怎么办呀?」一旁的仙鹤低鸣着,「谢谢你,白儿,你说得对,我不应该再哭了,我应该看看师傅有没留下什么交代。」就在这时小金猴给了小孩一张字条:字喻我徒,为师因知大限将至,而汝多日未归,特留书一封话尽原由。

  吾一生以修达天道为目标,所以甚少下山,但忽然有一日心血来潮,下山一行,听见远处有喊杀声,前往一看,一对男女正与四人打斗。那四人武功很高,而那女子还抱着一小孩,我到之时两人已身受重伤,当我打跑那四人后他二人已经不行了,我用一口真气让那妇人把话说完,她才撒手而去。

  那二人就是你父母,他二人年轻之时行走江湖有「天山双飞」之名,你父叫龙天、你母叫赵雪,二人本是同门青年行侠江湖,后来有了你,两人才回到天山上定居。但没想到他们的仇家趁你娘亲初生你的时候前来报仇,你父母因为要保护你,而他们武功也高,所以不幸重伤不治。我刚好路过救了你,你母请我收养你,我见和你有缘也就收了你为徒,他们叫你龙青云。

  至于那四个人也因为我急于救人而下手重了些,全部身受重伤而逃,想也过不了几天。

 500lll.com 黄色网站手机在线观看 我本来早应飞升了,但你为我之最后一因,所以一直未能得道,直到我算出你会再有奇遇,才写下此书,最后送你几句话:任意敖游江湖中,艳福不尽情海风;少造杀孽多行善,它日相逢瑶池上。去也,去也。

  只有十岁的青儿还不太明白那些话,但由于老道长多年教育,所以也为师傅可以得道而高兴,同时也为自己的身世而悲伤,但家仇已无,也只好先把师傅的遗体和洞中之物搬到他的新「家」去了。

  这里是他在五天前被仙鹤带来的,记得那时他正在崖边练武,忽然刮起风暴把他吹下了山崖,青儿大声叫,因为嘴是大张所以感到有一球状物体飞入口内,身子又砸在一个软物上就晕过去了。再次醒来见到一猴一鹤,睁目盯着他,因为还小,见两物可爱所以青儿也不怕:「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小青脑中响起声音:「小主人,这里是老君飞升后的洞穴,老君飞升后让我和金猿守在这里等待小主人,我们在此已经1300多年了,终于等到了。」「我不明白你讲的,但我想回师傅那里请教他老人家可以吗?」「好。」仙鹤传意给金猿,就带着小青飞回了崖顶。

  小青上得崖顶就向洞中飞去,后来就见到师傅飞升了,在没有了人作主之后小青只好认真分析,自己做主了。

  一人一禽又回到了洞府,小青埋了师傅之后,白鹤开始讲了,原来当小青掉下之时白鹤正和一条千年蛇精打斗,两兽已经斗了百年了。

  「百年前蛇精感到了当年老君所植的『千叶果』,这是一棵仙树,每年长一叶,千叶之后才会长果,又经三百年果才成熟,人食可长生不老,练武者可直达地仙之境,兽食可得千年道行,所以蛇精才想吃它。这百年我为守此树同其多次交战但互不成功,这次它见果已成熟竟然不惜用内丹攻击,你正好把丹吸入我也才将其啄死,我见你昏迷不醒就用千叶果把你救醒,但你消化它们用了9天的时间,才没赶上你师傅的飞升之日。」「但你们看守这果多年为什么不吃呢?」

  「我们已有千年修行,还有老君所传之道法,如想飞升紫府求的不是道行而是功德,所以老君叫我们跟你行道江湖,将来才可以飞升,还有老君把当年所搜罗的书都放在内洞中,还有其他别的,请跟我来吧!」说着仙鹤就带着小青向内洞走去。

  这外洞本身看上去很平常,但一进入内洞天地豁然开朗。所谓那内洞竟是一个山谷,山谷从中分开,一半冰天雪地一半百花盛开,两边是那么显明的对比。

  走道尽头有七个洞口,仙鹤叫青儿进入中间的一处,洞内不大,只有一张床上面有一副老人的画,看那老人慈眉善目、长须飘在胸前,小青想这一定是太上老君了,想着便跪在了画前叩了三个头,当再抬起头时画中有一道光冲进了青儿的脑中,青儿脑中一下清朗了,对洞中的一切也明白了。那到光就是老君留下的最后元神,帮助小青修练。



  当小青再次走出之时他已经了解了所有的东西,他刚踏出洞门就听轰的一声从门上掉下一块万斤石封住了入口,再也进不去了。小青叫过仙鹤小白、灵猴小金向洞内重新叩拜。

  我对小金它们说:「你们注意外面情况,没事不要打断我练功。」它俩点头表示明白。

  「刚才老君给的资料里说我现在全身气流不统一,应该利用右边第一洞中的万年温玉,顺便把无极功的初步打下。」我一边想一边走上了万年温玉,开始练功。

  跟据老君发给的记忆,此功共分三个阶段。第一阶使真气双分成阴阳两极,此为练圣婴之法,一般人终其一生也未可达,须两甲子之功。第一阶成可进入地仙列。

  第二阶是从两仪入太极。元婴出体,真身就不能移动也不能自保,而元婴出体也只能有本身功力的六成,很容易被妖魔食之,这就是第一阶的弱点,当然单第一阶以经可以无敌于武林了。第二阶主要是身外化身,不光是元神和真身,而是真身和元神一起变化成为另一个我。当第二阶越高,化出的我就越多,也就是说可以同一时间作许多不同的事。太极就是1就是2、2就是4……第三层就是无极。到此极者为老君一人尔,真身飞升统领仙班。宇宙万物皆为吾用,天下苍生皆受吾命!

  我练着练着感到体内真气正在慢慢融合,一振天地通,再振真气充,我感到真气满满,丹田之中有一气球形成。

  变大用天眼一看,那小人叫道:「看什么看,我是你,你是我。」小人渐渐长大,忽然头顶天门一痛,小人化作一气飘到我面前,眼前出现另一个我,另一个我开口道:「老大,若你现在不进一步进入第二层的话,我们虽然不能肉体化仙,白日飞升,但元神飞升也是一般凡人未能成之事啊?」「老二,先别说我来人间一趟,许多事没见,就说我只功未立上去也会被人看不起,再说我不能浪费这一身本事,连个美美也没有那多没面子啊!如果我们练到第三层到天上把美美也不迟吗!嘿嘿……」「小子胡说,我传你身功是希望你进入江湖主持正义,多作善事,不是让你泡马子的。」「谁在跟我说话?」

  「我是太上老君的元神,我还有一部分在你意识中。」「老君,和你同辈的孔子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俅嘛。

  数多也,即然君子都求了还多求,我求个百把十个也不多嘛!再说了我还是会捎带管几件武林正义之事的嘛。」「你……哎!反正上天安排你来这里一定有他的道理的,我眼不见为静吧。我的意识已传给你了,这两甲子功力算我给你的见面礼吧,有了它你就可以通过一层进入第二层了!」「敬爱的老君,如果我再多管几件江湖事,您是不是再多给几甲子啊?喂……」「老大,不用叫了,老头走啦。对,老大想的对,那老头太小气了。」



  当我从修练中醒来,我反复想着一件事,为什么我刚十岁就可以理解男女之事,而且还和老前辈开玩笑,「嘿!老二这是怎么回事啊?」「老大你怎么忘了,第一、你所服内丹是天下至阴至邪的蛇的内丹,而且还是蛇精;第二、当老君传意识之时也把一部份大人的知识传给你了,所以你本身有阴邪的一面。最重要的是你从小受师傅所训,学到不少东西,但同时因师傅本身没有童年,所以你也没有童年。当我们进入第二阶时,所谓阴中有阳,反亦同之,我们身体同时激发出你童真和蛇丹邪的一面。老大不用想这么多,我们天生不坏,再坏也有限,老君都讲自然而为吗?」「对,既然天官厚我,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想来老天也不会怪我吧?」我慢步走出,见到小金正在树上玩儿,而白鹤灵儿正在养神,见到我出来都向我「走」了过来,「小主人,您练成啦?」「成啦,不过你们不要叫我主人,听起来怪怪的,叫少爷行了,还有小金你一定是以前玩儿,所以到现在还不能像灵儿一样传意。」小金也学人一样低下猴头,用手抓着后脑。

  「好了,不用装啦,不过从今以后你要多练功,不然就算功德满了你也很难飞升,明白吗?灵儿多帮小金看着点。还有,再过几天,千年冰果和血藕就要成熟,你们可各分三颗,剩下的十颗我用来练药,这药一练就是五年,正好赶上苗疆千颜花这药引成熟,6年之后就可下山了。我到书洞去看书了,你们练功和看好两边的血藕和冰果。」血藕、冰果百年一节,但不长出,每1300年出土一次,如无人取果,下一次就是26颗,血藕同冰果相生相克,没有血藕就没有冰果,但冰果一定要在冰天雪地成长,而血藕天冷必死,所以两物难得。千颜花乃万毒之首,但却是中和冰果血藕必备。

  五年一晃而过,十八岁的我长的白里透红,身材看上去像十八岁,同五年前不同的是脸上不再有童真的笑容,而代替的是一种自信而坏坏的笑,让男人一见有一种亲和力、深不可测的感觉,而女见了讨厌但又想多看几眼或多向她多笑一下,这一笑容加上深隧的眼神和精俊的其他四官,虽然不敢比潘安、宋玉,但有一种新的完美!

  坐在灵儿背上,感受着本来可以用内力荡开的风,忽然天地万物融为一体,取出老君留下可防寒逼署的碧玉笛吹出了动人的旋律。

  到了老君说的地方,就听见悲喊声,二话不说跳下了灵儿,飘到了事发地。

  原来是一群苗人正在被两个毒物攻击,两物分别是金冠赤龙和绿翼晶蛛。金冠出生之后百年之内肉质鲜美,所有肉食动物都是它的天敌,但过百年之后其身带毒,毒气外散杀生物于一丈之内,再过百年其身如铁,五百年后长出肉冠七百年后冠变金色,名由此来。绿翼晶蛛是天生长翼,但不能飞,翼百年长一节,五百年后就能飞翔于天空,从这两个毒物看,它们都有700多年了。看来是为千颜花来的。

  救人要紧,我赶快用真气罩住那群苗人不让苗人受毒气和怪物的攻击。把药塞入中毒人口中。不理外面两物的攻击,问道:「你们怎么和它们斗起来了?」这时有一个会说中文的讲道:「此路上去就是我们十二族的圣地,但不知几年前来了这两个毒物,我们苗人以用毒见长但拿它们还是没办法,明天是我们十年一次的朝圣日,所以我们结合12族之壮男前来灭毒,但是如果不是大侠我们一定全军毒毙了。不知大侠可否除去它们呢?我们定有重谢。」「这两个杀了有违天道,好歹它们有700多年道行,但我可以收服它们,你看如何?」「行……只要把它们移开不影响我们朝圣,不使大神发怒就行了。」说着就向别的苗人解释我们的谈话,当知道了意思之后他们一阵欢呼!

  我走出气罩,两物想攻击我,但发现动不了,耳边响起:「我知你二『人』想要千颜花,先不说花只有一颗,你二人不能分,单说为一花而杀多人你们不怕天谴吗?这样吧,花我用来作药引,而你们跟我回去,练成金丹我给你们每人两粒,足可超越千颜花,怎么样?」见二物凶目连闪,可见是明白了我的话,但心有不服。「你二人可是不服我,好,如果你二人可伤我,我不但不收服你们还给你们全部练成之丹。」我收回了加在他们身上的气墙,二物见可以动了,马上向我吐出了毒气,我连动也没动,早已金刚不坏的我怎会怕毒气呢。二物见无效居然一个用咬,一个用缠,但它们感受到的是铜筑铁打,两怪见无望反击也只好低头了。

  「不用耽心,我会好好待你们,将来功成一起飞升,张嘴!」二怪听话的张嘴,我把服蛇丹和服蛛丹弹入他们嘴中,顺便化掉他们后脑的反骨。

  身后响起一片欢呼。



  苗族区的洞内我抱着头正在发愁,有几个通汉语的正在解释:「是您帮助我们收服了怪物,使我们能在昨天朝圣。天神的使者,请您一定要接受我们十二族的供品——十二族最美的十二位少女为您的婢女。

  她们本来是选出给最勇敢的武士让他们能奋勇杀死怪兽,没想到他们没几下就被打伤,要不是您,我们十二族的精英一定会全被毒死的,而且那十二名女子发誓供献自己给大神,现在使者您来到了,把她们献给您也是她们的荣幸,还有她们都会说汉语。」「我怎么说你才明白,第一、我不是大神使者,第二、我不需要婢女。(开玩笑,带十二个少女闯江湖,还怎么泡漂亮妹妹呀?)」「使者您还有什么不满意可以说出来,不然请您收了她们,要不然她们会被祭天,那时她们就活不成啦。还有,小的也进过中原,身边带几个漂亮婢女也有面子嘛!!」「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的?」

  「我不知,但我也闯过江湖,所以会看脸色说话!」「我也不想她们被杀,好吧!不过我明天就走。」他们见无话可说也就一一退出了,见都走了我才自语道:「跟我比聪明你们差远啦!还用她们的死来威胁我,哼!少爷我看她们一定是受到恐吓,等走出这里我来个放羊吃草,给她们一些钱让她们以后可以自己生活,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第二天在苗民的恭送之下我带着十二个莺莺燕燕的少女离开了苗江。

  走出一段以后我叫她们坐在树林里,「各位,我知道你们不是自愿的,所以我给你们每人一千两,这样你们可以作一些生意,以后就可以自己生活了,将来找一个相公多美满哪!」(有一次下山用钱,随便拿了一个古玉打算卖卖看,没想到那块玉卖了3000两,家里这样的有的是,还有更好的,真不知那些珠宝老板怎么当的,后来又卖出一些,才明白洞里多不是因为不好,是因为老头怕宝物引起祸端才收起来的。)她们见我给钱,就如我所料全部跪下,但不是谢恩,而是说:「主人,您有什么不满您可以打我们甚至杀了我们,但千万不要赶我们走啊,如果我们有作错事我们愿自插一刀。」说着十二个人拔出腰刀向身上扎去,还好我用了分光化影收了她们的刀。(我不想显得武功过高,那样走江湖大家都逼你就没意思啦。)十二女不知所以,更认为我是神了。

  「你们不用这样,即然要跟我,爷随便你们,但你们功夫太差,需要加强,还有以后叫我少爷就行了。」(我一直没仔细看她们,刚才见到她们眼中带泪,楚楚动人的样真是我见尤怜,还有她们身上发出一种山野粗旷之美,不是她们皮肤粗,而是一种气质,不像中原的小家碧玉,现在想想身边带上十二个美婢也不错。)「是,少爷。」「现在由灵儿和我各带3人先回去,其他人在这里等,我说了带你们走就不会不要你们的,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说着我和灵儿带了6个先飞走了(飞已经不是一件难事了),就这样天黑之后最后一人也住进洞中。

  看来16岁出山是不可能了,还要训练这十二个美婢,悲哀呀,我真命苦。我心里想着,走进了自己的洞中。

  刚躺下的我感到有人进来了,我睁开眼一看,是十二婢中的领队,但她身无寸遮,在我的夜视眼下真是……「小兰什么事?」

  「公……子,小兰来服侍您来了。」

  我能感到她已经用尽全身的气,正在她要倒之时我把她吸入我的怀中。我可以感到她心里的恐惧和不安,「我今天不会要你的……」「为什么?是小婢作错什么吗?求您不要怪我,我一定改,这是第一次,下会我一定注意,求您不要恼。」「你先听完,我不是说你作错,而是我要你们练一种功夫,在未成之前是不可破身的。」我对着她的耳朵吹了一口气,又道:「我一定要把你们训练成无敌女战士,这样我才放心带你们出去呀,不过当你们功成之后我一定要看看你们在我大弟弟的强行轰炸之下的淫荡样子。」因为我这话是在她耳边说出,气不断进入耳朵,再加上我的淫话比任何催情药都好用,(现在她们还是小丫头,所以这样的话以经超出她们的接受能力不少了,所以才有催情效果)我感到她的脸正火辣辣的烧着。她想回几句情话像「人家才不淫荡呢」之类的话,但又怕我不高兴,所以又不敢说,脸上更加烧了。

  「你不用怕,我不会因为一些小事生气的,现在说了你们也不懂,日子久了你们就明白了,现在不能来真的,过过干瘾也不错。」说着我就在她那玉雕的娇躯上大承手欲。我还用上了我在一本练女经上所学的调情手法,不一会儿小兰就轻动娇躯,呼吸加重,口中念这:「要了兰儿吧……」我忽然停手道:「你要受不了被我抱着睡,就回去吧。」「您讨厌啦,您逗得人家这么难受还说风凉话,我不理您了,哼。」「既然你难受,那我就停手啦?」「您讨厌。」说着一只小手轻轻打着我,说打不如说抚摸,而另一只手紧抓着我放在她肉球上的禄山之爪不让它离开,扭着身体迎合着我的手,身子更是在我怀中扭着。再这样下去受不了的一定是我。

  「不许闹啦,早点睡明天开始练功。」说着抱紧小兰不让她动,我感到小兰的嘴可以挂两斤羊肉,但没办法,为了将来只好委曲自己啦!

  就这样,白天我传她们玉女功和其她知识,晚上她们轮流美其曰陪我,但每回我都要强压欲望,命苦啊!!500ppp.com 色妹妹

  一年之后经过千叶花的中合终于练成了500粒功可起死回升,可当甲子功力的仙丹。我分给十二人和另四个大家伙各两颗。

  十二婢借药力之助练成了玉女功,冲破天地桥,直达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不是我小气,不多给她们,实是不管什么药吃多了不见得效果会一样,要不是我练的「仙天丹」,其它的灵药只有第一次效果最佳,每多用一次效果减半,但我的仙药也只能服2颗,多了也没用,还有功力到了一定除了苦练也没别的法子了,而我是特殊之中的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