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女人九个肯之「少妇玉仪醉后失身」】(1-4)
         十个女人九个肯之少妇玉仪醉后失身

字数:8382

                (一)

  玉仪结婚前原来就是一个有名的健美老师,虽然她已经二十八岁了,但迷人的身材还是像十来岁的少女一般苗条健美。玉仪的丈夫近年经常到国外出差,一走便是一个多月,留下玉仪孤伶伶一个人。

  玉仪婚前一直都是十分单纯,但在婚后有过性的体验后难免春心萌动,加上她日渐成熟的身体每每不受控制的发出需求。有时性欲激发起来,一个人躺在床上,秀目似闭似睁,欲火使她面颊上泛起一片淡淡的绯红,扭动着丰腴发热的身体,滋味好不难受,有时只有用手在自己身上上下抚摸着,幻想丈夫趴在自己身上,带给她唯一的抚慰。

  那一天,玉仪的同事小芳刚与男友分手,叫玉仪下班陪她去逛逛街。玉仪心想反正独自在家也是难过,也乐得有个伴儿,好互相倾诉安慰。

  两人在街上逛着,各自买了一些衣服,大包小包的提在手上,慢慢地忘掉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心情亦渐渐平复。最后小芳还觉得意犹未尽,更叫玉仪和她一起在更衣室把上班的T 恤牛仔裤换上新买的衣服,再去一个地方疯狂一下!
  玉仪多月来心情从没这么轻松自由,看看时间还早,当然爽快地答应了。玉仪平日不太懂得打扮,现和小芳各自换上粉红色和粉紫色的紧身细肩带露背T 恤和短得几乎露出臀部的白色窄裙,身材还真是玲珑有致,活像一对出来玩的小辣妹,谁也想不到一个是人妻,一个是刚被男友抛弃的OL!

  小芳带玉仪来到一家PUB ,说实在的,玉仪对这种地方很陌生,一进到里面,
只见挤满了男男女女,加上震耳欲聋的音乐,跟本没法和小芳说话。

  小芳为自己和玉仪各点了一杯甜甜的含酒精的饮料,只喝了一口,便和来搭讪的陌生男子到人群中热舞去了。玉仪因为我不会跳,加上逛街逛了那么久,便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座位坐了下来喝饮料,趁这个机会休息一下,再次向舞池望去时,已经看不到小芳的身影了。

  玉仪不会喝酒,只要一点点就会让她醉倒,小芳为她点的饮料虽易入口,但酒劲甚急,玉仪开始觉得想睡觉了。人就是这样,越醉越是喝得快,玉仪喝光了自己的饮料,便随手拿小芳的来喝,

  玉仪不胜酒力,觉得全身发烫,眼前天旋地转,便想找小芳回来。「小芳这小妮子到哪里去了?」玉仪喃喃自语,

  玉仪走进跳舞的人群中试图寻找小芳,但人没找到,倒是被吃了不少豆腐。
  有些人趁着人多混乱,隔着T 恤偷摸玉仪没穿胸罩的胸部,玉仪被摸得身体一阵燥热,乳头不受控的在紧身的T 恤上翘了起来。

  找了好久,才看到小芳在一处灯光昏暗的角落和那个陌生男子抱在一起,当玉仪走近时,赫然发现小芳的T 恤被拉起,双手紧紧抓着陌生男子的头发,让他舔弄着她。再往下望只见他用手抬起小芳的挂着内裤的腿,臀部不断前后摇动,身为过来人的玉仪知道小芳已经被人吃了,虽然音乐声实在太大,但她脸上淫荡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十分地享受却在「啊……啊……啊……啊……」地叫着。
  玉仪想不到小芳说疯狂一下是出来搞一夜情,还在公共场合中当众做爱,实在太过刺激了些。看着小芳被干得摇头晃脑,一把长发甩来甩去,自己也面红耳热,呼吸和心跳也渐渐急促了起来,久旱的腿间也湿黏黏很不舒服。为免太难为情,玉仪只好当没看见,站在一角借喝酒掩饰窘态,心想等她完事才找她一起离开。

  一个拥有天使脸孔的单身小辣妹,当然成为众男生的目标,一个黝黑的男子向玉仪走来,说:「嘿!怎么会有人让一位绝色美女孤单地坐在这儿呢?」
  玉仪的身材不是非常好,但比例却蛮匀称的,穿起较贴身的衣服,曲线就自然的露出来了。玉仪自结婚后己很少成为男生的焦点,他的称讚满足了她小小的虚荣心,加上酒精的关系,玉仪变得开放,平日不假言笑的她竟对一个陌生的男人报以一个浅浅的微笑。他见玉仪没有立刻回绝,就自然的坐在她身旁,还为玉仪点了饮品。

  玉仪心想坐一下没有关系也由他了。早为人妇的玉仪虽因丈夫经常不在而欲求不满,但她一向和男生保持距离,绝非一些不安於室的淫乱女人。但今晚喝多了酒,还看到小芳的狂野一面,不其然松懈下来,和那陌生男人有说有笑,还喝了他拿来的饮品。

  「玉仪,真可爱的名字。我叫小高……是这样子的,我和朋友小张打了一个赌,说我可请你这样美丽的小姐和我们一起跳舞……」他手指着不远处一个笑容有点暧昧,留着小鬍子的男子,那男子正看着她们,并向她们挥挥手。

  玉仪甚少到PUB 玩乐,这时玉仪觉得自己头晕晕,也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小高的饮品加了料,只是茫然地看着自己纤细的手指说:「我不会跳舞啊!」
  「玉仪,只要站在舞池动一动就好了,好吗?」由於音乐声实在太大,说话时小高把头靠过来,人也越坐越近,手也开始不安份的放在玉仪腿上。渴求的身体一下子受到陌生男人的抚弄。玉仪体内感到一阵快感,但刺激亦把她惊醒,想到自己已有丈夫,玉仪满脸羞红,连忙起身拉小高跑到舞池,不再给他有得寸进尺的机会。

  就这样玉仪和小高在舞池随着节拍摇动,这时候舞池人更多了,根本就是人挤人,小高带领着玉仪,假装很自然的被挤到了小芳和人在爱爱的角落。

  这时只见小芳竟已和另一个陌生男人一起,小芳背着那男人,拉高了白色窄裙,由他在她背后进入,口中叫着:「啊……人……人家……快受不了了啦……啊啊……讨……讨厌……啊……你的那……怎么会那么粗啊……啊……喔……啊啊……啊……」

  玉仪呆呆的看着小芳的淫荡浪样,但是看到玉仪的眼神迷濛,精神涣散,觉得事情必有蹊跷。忽然感觉到后面站着个男的,竟不停用他的东西一直在摩擦她的臀部,玉仪觉得不好意思,可是因为太挤却也没地方可躲。但是随着他这样的动作,玉仪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感觉,身体也觉得热热的。

  小高不怀好意地对玉仪淫笑着说:「看啊,这个小辣妹朋友吃了一些药,现在已经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淫妇了!你喝的饮品也加了料,很快轮到你爽了!」
                (二)

  玉仪眨了眨双眼,不明白地看着小高。

  突然间,有人从背后将玉仪紧紧抱住,玉仪立即回头,竟是刚才那个留着小鬍子叫小张的男子。

  乘玉仪回头,那人马上凑上玉仪的双唇,给她一个深吻。玉仪来不及反应,再加上喝了加料的饮品,身体软软的根本无法抵抗他的吻功,只觉十分兴奋,全身无力地任他为所欲为。

  小张将双手游移至玉仪的胸前,隔着衣服揉捏玉仪的乳房,并且用拇指和食指轻轻逗弄玉仪那早已翘起变硬的乳头。玉仪迷迷糊糊有点不能思考了,这样被人轻薄是应该要大叫救命的,但玉仪这时只觉在公共场合被摸的感觉是那么刺激和兴奋。

  小张不知不觉已将粗糙的手指伸入T 恤领口内继续玩弄玉仪高耸的双乳,他一面在玉仪的耳边吹气,一面以低沉诱惑的声音说:「没穿胸罩的小骚包,让我来好好疼你好吗?」

  「不……不可以……啊……」玉仪心里叫着,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全身无力,舒服得说不出话!连玉仪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竟毫不抵抗地在Pub 里被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玩弄双乳,连小穴也已经湿了一大片。

  小高见到玉仪没什么反抗,还渐渐喘息起来,知道他让玉仪喝的春药开始生效了,便加入把玉仪的T 恤拉高,并说:「喔……好细嫩的皮肤啊!乳头的颜色还真漂亮呢!」

  小高见到小张双手早已佔据玉仪的一双乳房,不停忽轻忽重地揉捏着她的乳头,便把手慢慢把玉仪的裙子往上拉,一只手从她的大腿内侧开始摸上去,直伸到腿间尽头的私处,隔着早已湿答答的内裤摸她的阴蒂。

  若不是着了道儿,玉仪本会马上想法逃脱以免失身,但在酒精和药物的控制下,玉仪只有娇喘连连,任由渔肉。

  小高摸到湿答答的内裤,像是得到鼓励一样,大胆地将手指并从内裤的边际伸入,触摸到玉仪稀疏柔软的阴毛。「这淫荡的女人,连内裤都湿了……」说着便一把扯下玉仪的内裤,直接把手指挖弄玉仪的小穴和摸她的阴蒂,将玉仪两片濡湿的嫩唇翻来翻去,并用指尖轻触玉仪的小豆豆,弄得玉仪忍不住叫出声来:
   「啊……啊啊……不要把手指……插……插进去……啊……痛……痛啊……别……别这样弄……啊……嗯……轻点……喔……啊啊……」

  「不要?淫水都流到大腿了还装正经!」

  小高的手指不停插弄玉仪的小穴,弄得她淫荡地扭动着屁股去迎合他的每下插入,多月来丈夫没去满足她对性的渴求,一下像山洪缺堤。

  弄了一会,玉仪竟爽了:「啊……不要……啊不要这样弄……这样……不行了……啊……啊……拜託……求求你……嗯……啊……我要来了……」

  小高和小张见玉仪爽了,知道她已完全失控,可以为所欲为。於是他们两人便慢慢地移到靠近最角落的地方,然后拉下玉仪的T 恤,让那浑圆的乳房整个跳了出来,裙子也整个被拉高到腰部,沾满淫水的私处被看得一清二楚。玉仪一面觉得很羞耻,一面又觉得有十分刺激。

  「你这小淫娃已经这么湿了,看来今天不把你干到爆,你是不会满足的。」
  说着,小高含着玉仪的乳头,又舔又咬的;小张却蹲在玉仪的前面,把她双腿分开架在肩上,用舌舔她的小穴。

  玉仪被搞得扭来扭去,嘴里不住呻吟浪叫:「啊……啊……啊……受……受不了……呀……人……人家要……要来了啊……啊啊啊……」

  没过多久,玉仪被小张的舌头插得达到了又一次高潮,嫩穴泄出大量的乳白色液体,弄得小张一脸都是她的爱液。

  小高靠近玉仪的耳朵说:「怎么样?刚刚被舔得过瘾吗?你还真容易达到高潮啊!待会儿可要把我干昏了。」玉仪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小张退下来,用手抹抹脸上的淫水,小高说着便将玉仪的短裙拉起,露出玉仪白皙浑圆的小屁股。这时候玉仪还一直是背对着他的,他二话不说拉下裤子拉链,掏出硬挺的阴茎,突然从背后戳进玉仪潮湿的嫩穴。

  「嗯……啊……啊啊……让……让人家休……息……休息一下好吗?」
  「干!哪能那么便宜你!看不出你这个小骚包,那小洞可真还紧,近日一定是欠干!」

  玉仪站着,上半身微向前倾,双腿则略微张开;小高则站着玉仪背后,用力抽插。玉仪被小高干得「唉唉」直叫,很快地又控制不住,要爽了。

  玉仪全身痉挛,小穴不断收缩,小高的阴茎被玉仪收缩的嫩穴一阵一阵的箍紧,也要泄了,便抓住玉仪的腰,狂暴地加速抽插,然后用力一顶,便将一股浓精射入玉仪的体内。

  玉仪以双手扶着墙壁喘息着,娇靥上红嘟嘟的带着迷人的荡意,身体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滋味。

  潮湿的嫩穴虽已注满了陌生男人热热的精液,但体内仍传出发热的需求,玉仪心想,难道自己真的是一个天生淫荡的女子?还是怪自已今晚喝醉了酒,给人有机可乘?

                (三)

  玉仪一脸春意站在墙边,粉红色的三角裤掉落到脚踝,那对雪白的乳房随着她喘息而颤抖起伏;神秘的三角黑森林露出在拉高的短裙之下,雪白的精液涓涓地从浓密的阴毛中的肉缝流出,一直沿着双腿流下。

  这情景看得小张全身血液沸腾,胯下的肉棒涨得大大的,便用手扶住玉仪的腰,用他的肉棒在她的屁眼上下摩擦,接着用力一挺,直捅入玉仪的玉穴。玉仪的玉穴刚被小高的家伙插过,水汪汪的还没闭合,小张如铸铁般的肉棒一插就滑到底,直抵花心。

  几个月没给男人弄过的玉仪身体哪里经得住这般折腾?只见玉仪媚眼含春、喘息不止,口中还不时发出兴奋叫声。小张伸手去把玩玉仪的乳房,只觉她乳头兴奋得发硬竖起,心脏「噗噗」地跳得像快从胸腔喷出来,从她的反应知道这是女性最舒服的时候。

  小张知道这时如再加上阴蒂按摩,一定能让玉仪迷乐得发疯,他开始用右手往下探索,手指经过细柔浓密的阴毛,慢慢地移到小腹下的小穴外揉了起来。当小张将手指在阴蒂上按捏起来时,玉仪身体像给电击,高潮的快感像火山正在爆发,一下被搞得玉仪几乎要虚脱,娇小的身体发出间歇性的颤抖,阵阵高潮使湿淋淋的阴道收缩不停,夹得小张的肉棒阵阵酥麻,再也撑不住了。

  小张加强攻势,疯狂地不停抽插,肉棒越插越快、越插越狠,把玉仪操得死去活来,在一阵抽搐中把精液全数射进玉仪的子宫深处。小张射完以后,仍以龟头抵着玉仪的子宫深处,享受她肉壁不停收缩挤压的快感。628hhh.com 水中色大型网站

  玉仪在阴暗的角落无力地扶着墙喘息不止,直至高潮的情绪平复了,才突然清醒过来。玉仪想到自己一向没有吃避孕药,而今天更是危险期!自己迷糊中竟任由陌生男人占有,还在体内灌满了精液,说不定会因此怀孕,一下吓得玉仪心胆俱裂,慌忙推开小张,可惜已经太迟了,只觉精液多得从阴道倒流出来。
  小张和小高得手后便匆匆消失在人群中,只留下被搞得没有力气的玉仪,衣衫不整的给一群双眼充满血丝男人围在一角,情况十分危险。

  「好个骚货!」恍恍惚惚的玉仪忽然听到身旁有人说话,才惊觉自己身在公众场所,刚才自已最不堪入目的活春宫早已引来一些人围观,样子很是狼狈。当她警觉到自己身处一群觊觎自己身体的男人之中,不知道接下来这些男人会把自己怎么样?心想必须快点整理好服装离开。

  奇怪的是玉仪在危险与恐惧中,竟有些许的兴奋和期待!其实,由于和丈夫经常分开,玉仪内心深处是一直有一点对性的渴求在蠢动着,但被下了药和经过刚才狂野的性交之后,挑起了她沉息已久的淫艳本色,疯狂性欲一但被激发起,强烈的灼热感就像火炉一样燃烧她的身体。

  不时何时,玉仪旁边的一个男人已站到她面前,用手抬起她的一边腿,就把肉棒刺入她的嫩穴。「不要……」玉仪叫着,知道这时已经没有退路可走,加上那巨大的肉棒在她的小穴里一进一出,龟头顶到她的花芯,搞得玉仪十分痛快,脑海中一片空白,身体本能地迎合着肉棒套动,嘴巴发出「嗯……嗯……唔……唔……」的声音,不消一会竟又爽了!

  「我还没开始操你就高潮了啊?真是够贱的!」前面的男人抓着玉仪的腰,用力地抽插。而旁边的男人们也忍不住,掏出他们的肉棒老二在她身上摩擦,其中一人更跑到她身后,用手探到玉仪那被肉棒塞得满满的阴户,只觉她的阴蒂变大变肿,淫水和精液湿漉漉的沾满她的腿间,于是他便把那些爱液抹到玉仪的屁眼,跟着用力一顶,把肉棒滑入玉仪的菊花蕾就开始在里面运动,一面双手伸到胸前把玩着她的两个乳房。

  玉仪除了丈夫从来没有其他男人,更从未同时被两个男人搞过,现在竟然在公共场合被这样搞,想到自己淫靡的样子,难免感到害羞,但爱穴却因为越害羞而更加湿润和敏感,加上出轨背夫偷人的犯罪念头,更刺激地挑起她的欲望,一下强烈的欲念支配了她的身体,再也顾不得这是公共场合,只知满足饥渴身体的需求。

   这时两个男人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的干得玉仪「啊……啊……啊……啊……啊……」的淫叫,弄得她兴奋再兴奋,腿开再腿开,抬臀再抬臀,高潮再高潮!
  玉仪这样被前后狂插猛干了一、二百下,前面的一个先忍不住射精抽出鸡巴退了出来,玉仪觉得小穴一阵空虚,好想要有东西来填满它,也顾不得丢脸了,便拉身边另一个男人,小声的说:「给我……」

  「给什么?你讲清楚我才知道!」那男生坏坏的笑着说,一面用肉棒对准玉仪的淫穴,故意地在那儿画圈圈,让她实在受不了了。玉仪不争气地扭动着她的屁股迎上去,心里只希望肉棒赶快插进来!

  玉仪真的好想要,忍不住狂浪地叫道:「小穴痒痒的……喔……给我……用你的肉棒……插我……」

  「看你可怜,就给你好了!」说着,那男人用力一顶,整根早已变硬的大肉棒直顶到花心,玉仪高声柔媚地大叫,全身抽搐,淫水直喷了出来,又高潮了。
  就这样,在一个退下来后,另一个便立刻接补上去。玉仪在PUB的角落里被轮奸了至少两个小时,一直被抽插得不断呻吟与喘息,高潮了不知好几次,粉嫩的阴唇被操到红肿外翻,男人们的精液弄得她全身都是。

  后来那些男人在她身上发泄完后便走了,玉仪才渐渐清醒过来,不明自己怎会变得这么淫荡。心想自己和小芳一定是陷入了狼群所布下的陷阱,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有整理好与小芳一起回家再作打算。

                (四)

  玉仪和小芳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会像被万人骑的妓女那样遭人淫弄了一晚,身体被摧残干得举步为艰。两人匆匆离开了PUB,叫了街车便回家里去。
  坐在车中,两人咬着嘴唇相对无言的对望,玉仪见到小芳竟被人射了一脸的精液,还有一滴精液突然从她的唇边流出来,看来那些禽兽连她嘴巴都不放过!
  街车先在小芳家放下她,便再往玉仪家里驶去。而平常那个单纯如白纸的玉仪,回想着刚才在PUB中的荒唐行为,真是噁心得想大声的叫出来,但心想自己吃了亏,又怎能说出来?何况刚才自己求人来操的淫荡样子,真没法想像自己口中竟会说出那些话。

  玉仪心乱如麻,但想着想着小穴里竟又痒痒的开始兴奋了!她夹着腿,只感到小穴更加湿润了,淫水混着大量陌生男人的精液倒流了出来,淫液透过那早已经湿透了的小内裤,顺着她的大腿往下流,把她坐的椅子也弄湿了。

  「呜……好羞人啊!不行了……天啊……小穴里难过死了……」玉仪心里想着,也不明白小穴怎么会有这样的冲动,只有面红耳热的强忍着。

  玉仪不自觉地掀开裙子,把中指轻轻的从那湿淋淋的小内裤边沿插进了淫水泛滥的小穴内,模仿着肉榛刮弄她阴道里的幼嫩肉壁,再用指头巧妙地刺激自己早已兴奋得涨大了的阴蒂,不消一刻就刺激得她高潮了!

  「啊……呜……不行了……我要来了……」玉仪兴奋刺激得差点叫出来,但身在街车中,自然不敢发出声音。其实街车司机早在她们上车时就注意到她们神智不清,一直在偷看着,当他听到玉仪粗粗的喘息声,和看到她乳头因高潮亢奋而激突的俏丽的样子时,便肯定她一定是在PUB中着了道儿,心中兴幸自已好运气。

  司机不动声息地把车开到一个无人的荒野停下来,回头发现玉仪在高潮后倦怠的仰卧在后座,刚把手指从小浪穴拿出来,而在她短裙下的小穴,爱液还不停地流出来!

  玉仪知道司机一定看到她在自慰,但她实在太兴奋了,可说是欲罢不能,还下意识地把兴奋得有点颤抖的手送到口中舔了一下,只觉腥腥的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司机看到,顾不了那么多了,便爬到后座去,心想这次定要好好享受一下。
  玉仪用诱惑的眼神望着他,一咬牙说:「强奸我吧!虽然对不起我的丈夫,但我的小穴好痒呢!很渴望有一根大肉棒插进我的里面……」

  玉仪兴奋地看着司机褪下了裤子,见到他的肉棒慢慢地变大起来,心快跳到嗓子眼了,心里已经作好随时给他干的准备。哪知当膨胀的大肉棒全勃起跳了出来后,竟有尺多长!玉仪从未见过这么粗大的肉棒,当下吓得花容失色,后悔着竟叫他来强奸自己,本来张开的双腿也合了起来。

  「呜……不要……不行了……放开我……」玉仪心中有点后悔,但当司机蹲下来分开她的两腿,并轻轻用巨棒的头部触到她沾满了淫液的阴唇来回地磨擦,还不停在刺激着她麻痒的源头,她整个人都要酥了,再也没气力反抗。

  当玉仪感觉到他触及阴蒂小肉球时,那种又酥又舒服的感觉简直又把她推到了半空中,当下全身都热起来,小穴又骚又痒,口中哭喊着:「啊……给我……我要……唔……」

  司机知道机会来了,便把肉棒对准了小穴口,试探性的插入几寸,但是玉仪娇嫩的阴道实在容纳不下他的巨根,已经痛苦难耐地大叫:「啊!好痛……不要了……不……涨死人了……」

  玉仪扭动下体,想避开他火热的巨棒,司机知道这下子顾不得了,腰一挺便用力一插,一下就插进玉仪那湿淋淋的小穴里。玉仪下面像火烧一般,痛得冒了几粒冷汗在额头,犹豫间已经又让司机的巨棒进去了大半。

  司机压往了玉仪,停了十多秒钟不动,让玉仪阴道适应那股涨满的感觉,才开始慢慢地来回抽插。不久玉仪痛苦渐减,代之而起是小穴内那种痒痒的需求,甚至有点希望他来操自己了,便开始摆动腰肢来配合着肉棒的进出,口中亦不自觉地高叫:「啊……好舒服……啊……啊……太美了……喔……啊……好深……插得好深啊……」

  司机心知时机成熟,开始大力地抽动,巨棒每次的抽动越来越深、越来越用力,逐渐把整根巨棒都塞了进去。玉仪张大双腿迎合着,感到整个阴道都被棒插得火热热的,每一次推进,全身就有一股震撼,阴道内的嫩肉都被棒上的大龟头带得翻了出来。

  「啊……插死人了……顶进我的子宫了……啊……喔……喔……」玉仪兴奋地呻吟,快感一浪接一浪,飘飘欲仙的感觉令她迷醉。

  司机的巨棒搔刮着玉仪的阴道壁,越刮越痒、越痒越刮,心中欲达到高潮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强,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起来,只差一点便要崩溃了。

  「呀……呜……快……快啊……不行了……来了……来了……」就在玉仪高潮来到的那一刹之间,司机也没闲着,只见他一挺一挺的把巨棒急急的往阴道里送,他一面在爽,一面把精液注射在玉仪流满了淫水的小穴中。

  而玉仪这时也刺激得差点昏过去,只觉一股强烈的电流直冲往她的小穴和阴蒂,顺着脊柱涌向大脑,强烈的电流所带来的快感,使她全身不由得颤抖,不禁又一次高潮了。忍不住叫了出来:「啊……真是爽死我了……你的巨棒差点要了我的命啊!我全身都软掉了……」

  玉仪兴奋得心都要跳出来了,两腿无力地张开,坐在后座好几分钟才回过力气来。

  完事后司机把玉仪送回家,并给了她自己的电话号码,因为他深知这少妇在经过了他巨根的开伐后,其它的肉棒根本再插不到她的最里面,所以自己又多了一个性伴了。

               (待续)

5757ee.com 色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