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怪物的种汁
怪物的种汁

 
  在这个世界,自从原先的亚丁王国崩坏后,就失去了所谓的秩序,社会体制 虽然还存在,但是已经有部分地区失去了管制,成为黑暗地带,卖淫、杀人、械 斗、诈骗、甚至是人口买卖都时有所闻。
 
  虽然有的地域还是受到政府的管制,呈现安和的表象,但却没有人知道,巨 大的阴谋正在慢慢进行,无论是任何一方的势力最终都将成为它手下的牺牲品。 
  没有人能改变,也没有人可以制止,这是神假借世人之手所做出的制裁,或 是恶魔为了统治世界的阴谋,没有人知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世界的力量 将再度分配,无论是人类或是妖精都将毁灭,为了造就另一个物种的繁荣,而成 为历史的尘埃。
 
  强者生存,弱者灭亡,这是自然界唯一也是最真实的信条。
 
 
  在一个极为茂密的森林之中,有一个女性正在里面悠闲的走着。
 
  「这个森林怎么那么难走啊,真是有够麻烦的!」她嘟起小嘴,脸上浮起不 满的表情。
 
  由她身上的装备以及行为,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她是魔法师,青色的长发随着 她的步伐向左右摇动着,而在行走的时候,丰满的乳房也随着上下起伏,美丽的 肉体不断散发着成熟的韵味。
 
  看样子似乎是从附近的地下监狱往村子的回程,因为贪快而走这条人烟稀少 的道路。阳光从树叶的空隙照进来,照耀着每一处,让人感到十分温暖。
 
 ggy9.com 伦理电影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有这么多收入,那里真是个不错的地方啊!」她 满足的摸了摸腰间的钱包,里面装满了刚刚从地下监狱得到的金钱与宝物,如果 把这些跟仓库里面那些东西一次卖掉的话,绝对价值不少,一想到这哩,她就忍 不住兴奋的心情。
 
  「男人啊……真的是想太多了,衣服跟花束也就算了,竟然现在就在担心小 孩子的事情。」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一想到即将嫁为人妇,内心还是充满了 喜悦。她一边自言自语,脸上浮现出羞涩的笑容,整个脸红通通的,虽然知道没 人会看到,但是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之前虽然已经决定在亚丁的教堂举行了,但是关于金钱方面还是有点不大足 够,两人也只好出来多赚钱补贴。
 
  「这家伙,每次做事情以前都不打听清楚……之前也是,连个象样的会场都 找不到……」
 
  一路上她一直想着有的没的——结婚后,要去哪个城市,然后住在那里,两 个人生活在一起,一起生一群孩子。
 
  不断想着这些事情,最后想见到他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快点回去吧……他也应该在那里等着呢……」
 
     ***    ***    ***    ***
 
  「奇怪,这条道路我好像在以前没走过?」突然间,她想到什么似的。
 
  「那个时候也是,回去村子的中途……」
 
  她想起三星期之前,帮助了在这个森林被怪物袭击的少女——那个奇特的怪 物,最近似乎有暴增的趋势,自己之前也是被袭击过几次,虽然都轻易击退,但 是她一直觉得不对劲。
 
  「这些家伙,一定有什么理由才出来袭击人类吧……」她已经听过了不少实 际的案例,受害者全都是少女,这让她浮出不好的预感。
 
  怪物忽然袭击人类的理由,通常不是因为猎食,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地盘,但 是这次的怪物似乎是那种极为稀少的案例,也就是繁殖。
 
  在人类女性的体内放出自己的种子,利用她们当作养分的来源,有的跟一般 生物是一样的出生方法,但是有的却是会破体而出,再将尸体当作来到世间上的 第一份大餐。
 
  一想到这哩,她便不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如果真的遇到……
 
  「唉呀?」女孩停了下来,四处张望,四周的树木排列就像是刻意造成的一 样,形成了一个正方形的广场。
 
  「奇怪……弄错了吗?我记得是这个方向没错啊?」她不断的观察附近的环 境,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但是看到路上的痕迹却可以明显看出短时间内有生物或 是人类停留过的痕迹。
 
  「大概有人跟我一样迷路到这附近吧……真是……下次绝对不走这条路了!」 正当她那么想的时候,草丛忽然传出一阵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急速接近中。 
  在她的后方,一个巨大的阴影迅速接近,而她也因为听到声音而回头查看, 看到的却是一只巨大的怪物,虽然跟先前遇过的有点类似,却大上了好几倍。怪 物就像一个肉球一般不断蠕动,但是周身全都是细长的分支,紫黑色的前端再加 上冠状的凸起,让人一看到就联想到男性的生殖器。只见它不断分开草丛朝女孩 袭击过来,而触手前端也不断的分泌透明的润滑液,好让本体可以方便前进。 
  「生殖兽!」她一看到怪物马上就联想到这个名词,最近几年这种生物不断 在大陆上肆虐,受害女性不计其数,而从魔法师工会研究的结果,似乎是有人刻 意用练金术制造这种怪物。
 
  她本身也看过被女性的尸体,全身被野兽啃咬的残缺不全,整个肚子开了一 个大洞,那是一种植物型的生殖兽,似乎是将猎物补抓到手以后,将之囚禁在身 上,只以树汁给她吊命,直到子代出生再将她丢弃。而且种子缠住整个内脏与子 宫等部位,虽然是成了尸体,但是也没办法将种壳取出。
 
  一想到这里,她就全身发毛,如果自己被它捕获,下场也是不难想象,于是 她豁尽全身之力,只求脱身,只要跑到人多的地方或是离开森林,它就不可能再 追上来了。
 
  但是怪物的速度跟体型完全不同,女孩根本无法摆脱它,而且距离甚至慢慢 的越拉越近。她只好反手放出几发光箭,闪亮的光箭随着咒语发出,打在怪物身 上引起不小声响,她只希望能够减缓那只怪物的速度,但是回头一看,怪物似乎 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而攻击的行为更是激怒了它,肉色的触手不断蠕动,像 是要抓住什么似的。
 
  忽然间,她感到背后一凉,才发现刚才的战斗中,背后的衣服几乎被触手全 撕下来了,雪白的背部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到了这个地步,她也只能拼了命的 逃跑。
 
  然而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想逃跑并不是那么容易,完全丧失了方向感。 最后她在悬崖前停了下来,望着背后的怪物,现在她已经没有选择了,不是得跳 下悬崖,就是等着被怪物侵犯。
 
  两者都是没有任何生存的机会,她不放弃希望,再次扬起了手,豁尽全力的 攻击,放出大量的魔法,面对这种怪物,火系的应该较为有效,但是为了小心起 见,所有元素魔法都放了一次,看看哪一种对它的伤害较大。
 
  让她绝望的是,那只怪物根本没有受到任何损害,就好像它根本不害怕任何 魔法似的。
 
  「难道是魔法等级太低?」
 
  她看到这种情形,便想试着用更高等级的魔法去攻击,随着咒语的咏唱,大 量的土石与烈焰朝着怪物飞了出去,同时使出两种魔法,说明了她的实力并非一 般的法师,最少有一定的等级。
 
  「应该……已经死了吧……」大量的土石掀起烟尘以及树木燃烧形成的暴风, 就连她自己都快无法站稳,但是望着烟雾中的身影,她的神情开始不安,等到看 到那只怪物,她的心情瞬间跌落到谷底,因为那令人作呕的怪物几乎没有受到损 伤,只有几只触手遭到炸断。
 
  在她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怪物就早一步冲了上来,细长的触手缠住了她瘦 弱的四肢,由于双手被制,连最基础的法术都无法使出,只能任由怪物摆布。 
  触手在她全身上下蠕动,令她感到恶心,却又无法挣脱,忽然间她的下体感 到一阵冰凉,才发现触手已经深入她的内裤之中,用力一扯,外观无法想象的力 量扯掉了她的内裤,而此同时就连胸前唯一的遮蔽物都遭到撕裂,又白又肥的双 乳弹跳而出。
 
  虽然感到恶心,但是却不自觉的发出呻吟,她开始怀疑自己的举动,却又无 法控制,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几乎所有生殖兽的体液都有强烈的催情作用,才能 让猎物容易产生快感,在进一步的加以奸淫,使其受孕。
 
  少女的乳房在空气中颤动,粉红色的乳头也开始挺立,随着生殖兽的爱抚, 下体更是湿成一片,由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被他所疼爱,只能在晚上用手指来 安慰自己,而她前几晚都没有自慰,所以那个羞人的部分比平常更敏感。
 
  「那里……不可以……不要啊!」生殖兽感觉到时机应该成熟了,便将其中 一只触手用力插入她的体内,随着她的喊叫,生殖兽更卖力的抽送,毫无怜香惜 玉之心。
 
  随着抽送的节奏,生殖兽的触手更加涨大,整只充满了她的阴道,每次插入 都将阴唇挤入阴道,拉出时才把阴唇整个翻出,阴道口也充满白浊的黏液,分不 清楚到底是她自己的淫水还是触手分泌的催情液体。
 
  「不……要……不……」由于催情剂的效力过强,她的声音开始变成断断续 续的呻吟,而下体的淫水更是分泌越来越多,原本雪白的肌肤也由于兴奋,成了 淡淡的粉红色。
 
  同时触手也开始朝着另外一个洞进攻,开始缓缓的钻入她后面的肛门,不顾 她难过的挣扎,沾满淫水的触手用力塞入,她虽然想叫,但是小嘴也在同时被撑 开,整只触手用力的插入,她只能难过的发出痛苦的闷声,因为触手的外皮比想 象中的坚韧,就算她想咬也咬不下去,只能任由它再自己的身体上肆虐。
 
  而同时其它的触手也没闲着,有的绑住他的手脚,有的卷起她肥嫩的乳房爱 抚着,有的甚至在她手掌中自行摩擦,就像男性自慰一般,也提早喷出大量的种 汁,黏滑的种汁沾满她的全身,滑溜溜的也让其它触手更方便在她身上刺激着全 身各处。
 
  就这么持续了好一阵子,抽送忽然变的激烈,她并不是不懂男女之事的少女, 也知道那只怪物快要射精了,却无法做出任何挣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生殖兽在 她体内播种,没有感情的肉欲之欢,自己的身体却产生了反应,更令她难过的却 不只是如此……
 
  「再也不能为他生孩子了,只能这样死去了吧……就像那些女人一样……我 ……好想再见他一面……」mm5w.com 色姑娘综合站
 
  经过强烈的抽送后,大量滚烫的种汁源源不绝的注入她的体内,远超越人类 所可以射出的精液量,更何况生殖兽的精液可以存活的时间极长,除了怀孕以外 没有其它的下场,只能在自己肚子里孕育怪物的孩子……
 
  但是就算如此,生殖兽并没有放过她的打算,它并不像其它生物一样,它只 是为交配存在的生物,原先插入的触手喷出浓稠的种汁以后,就由其它的触手接 替它的「工作」,一个接一个的蹂躏少女的肉穴,无止尽的地狱再次展开,没有 人救的了她,也没有人会去救她,痛苦的呻吟,响澈在整个森林中……没有其它 生物,只有一旁的白骨与腐尸静静的躺在一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