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岛芳子之死】(全)作者∶狂舞九天


  川岛芳子,日本侵华战争时着名的女间谍。曾多次潜入我解放区境内,依靠精湛的化妆术和美貌的外表,获取了无数机密情报,并刺杀多名抗日爱国志士。但善恶终有报,最终她还是死在了中国人民正义的「枪」口下。

  但她是如何被俘虏与处决的,其中的原由却鲜为人知。现在我们就来了解一下这段历史。

  1944年深秋,徐州日军司令部的气氛不同於往日。

  上午,十时许。几辆黑色的轿车急驰而入。停在了司令部大楼门口,从第一辆车上下来两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人动作麻利的打了中间那辆轿车的车门。
  「少佐,请。」

  「好。」

  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日本女人,身着土黄色的日军军服,腰间挎着两支左轮手枪。虽然带了副墨镜,但依然从眼睛中透着一丝冷冷的杀气。

  「松本太郎在什麽地方?」

  「他正在二楼会议室内等您。」随从恭敬的说。

  「我们去见他。」说着直奔两楼会议室。

  在会议室中,松本太郎早已是迫不及待了。由於最近他所负责的徐州至济宁的铁路交通,多次遭到大名鼎鼎的铁道游击队的重创,使得日军的补给一度中断而使日军在胶东战场的损失惨重,而被陆军本部部长冈村宁次大加指责,命令他在一个月内消灭铁道游击队,以保证日军的战略补给,并说要给自己派一个得力助手来。

  「他会是谁呢?」正在松本太郎暗自猜想时,会议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个女军官走了进来。

  「你……你是。」

  「我是大日本帝国陆军本部谍报处少佐川岛芳子。」

  「啊,是川岛小姐。」松本太郎不由的一惊。这位川岛小姐的来头不小,她是冈村宁次最欣赏与器重的一员得力干将。曾经独自一人潜入南京窃取了国民党军队的防御图,并刺杀了城防部队的一个旅长才使得日军能攻入南京城,才有了以後的南京大屠杀。

  「不知川岛小姐这次来有什麽重要的任务?」松本太郎小心的打探着。
  「我这次来,一是为了帮你消灭铁道游击队,二是我要找出铁道游击队的上级指挥者後一网打尽。」

  「哦,是这样。」松本太郎接着说∶「但铁道游击队的人十分狡猾,不太容易找到更别说要打入他们内部了。」

  「狡猾,会比南京的任务更难吗?那麽大一个南京城还不是任我来去自如,别说一个小小的铁道游击队了。」川岛芳子傲慢的说∶「我都没有想通,就几个土八路怎麽会把你吓成这样,要冈村宁次部长把我派到这鬼地方来。」

  「可是,这……」

  「好了,不必多说了!我自有办法。」川岛芳子打断了松本太郎的话∶「你立刻给我们找几套中国老百姓的衣服,还有,我们的这次行动一定要保密。
  快去办吧,快!「

  「是。」松本太郎知道不能得罪这位川岛小姐,所以立刻转身去办事了。
  川岛芳子这时起身问两个随从∶「铁道游击队最近在什麽地方活动。」
  「在微山湖至枣异一线。」

  「好,明天我们就行动。我们要……」

  川岛芳子自以为自己的行动十分保密,可这一切被一个人看在眼里。

***********************************
  「呷……呷……」微山湖边的大道上驰来两匹快马。

  「大队长,这次我们上山开会,上级有什麽指示?」

  「没什麽,就说我们最近的活动对鬼子的影响很大,使他们的行动受到很大的制约。」

  「那我们回去後,接着干。」

  「是啊,但是打入敌人内部的1号同志送来一个重要情况。」

  「什麽事啊?」

  「敌人的一个女特务,叫川岛芳子到了徐州。」

  「一个女人吗?有什麽好怕的。」

  「可别小看了她,她过厉害着呢!知道南京大屠杀吗?」

  「知道啊!」

  「要不是这个川岛芳子偷了南京城防图,南京也不会攻占。我们也不会死那麽多同胞。」

  「是吗?他妈的,要是让老子抓到她,一定要好好的给咱们中国人出口气。
  呷!「

  原来马上这两位不是别人,正是铁道游击队队长刘洪和队员鲁汉。

  「救命啊!救命啊!」

  「花姑娘,不要怕!哈……哈!」

  「大队长,你看!」鲁汉手指着前方的高粱地∶「好像是小日本抓了一个姑娘。」

  「走」刘洪与鲁汉飞马向那姑娘冲去。

  「救命啊!」只见两个日本兵正剥光了那姑娘的衣裤,准备强暴。

  「!!」几声枪响後,两个日本鬼子倒在了地上。

  「啊!」那姑娘一声惊呼,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

004uu.com 亚洲图片  也许是过度的惊吓,她起身後竟忘了将衣服穿好,就赤条条站在那里看着马上的两个大汉。漂亮的小脸吓的惨白,一对白生生的乳房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两颗红豆般的乳头挺立在双峰之上。肥厚的阴阜像小馒头一样向外鼓起,乌黑浓密的阴毛掩住了神秘的桃源洞口。尤其是一身雪白的肌肤十分的显眼。
  「这姑娘还真漂亮。」鲁汉轻声道。

  「别胡说。」刘洪对鲁汉轻喝了一声。

  「姑娘,你没事吧?」刘洪下马向姑娘走去。

  「你们是什麽人?」姑娘显然是被吓坏了。

  「别害怕,我们是铁道游击队的。是咱自己的队伍。」

  「是啊!这是我们大队长。」这是鲁汉也下马走了过来。

  「啊!真谢谢你们了!」姑娘终於松了一口气。

  「姑娘,你还是快把衣服穿上吧!会着凉的!」刘洪对姑娘说。

  「啊!」姑娘这才想起自己一直是光着身子的,小脸立刻胀得通红,连忙转去找衣服,可刚才穿的衣服早已被那两个日本兵扯成布条了。

  「你怎麽还……」刘洪也发现姑娘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这样吧,你穿我的。」刘洪脱下自己的外套。

  「谢谢!」姑娘接过後穿上了。

  「可裤子呢?」鲁汉问道。

  「是啊!」刘大队长也犯难了。

  「没事!你们看!」姑娘指着身上的衣服说∶「这衣服很长,能遮住的。」
  只见大队长的外套穿在那姑娘的身上几乎到了膝盖,「只能这样了,只有到了枣异。再去问祥玲嫂借件衣服了。」刘洪无奈的说。

  「那我们快走吧!要是鬼子来了就不办了!」姑娘惊恐的说。

  「好,我们走吧!来,姑娘你和我骑一匹马!」说着刘洪翻身上马,然後再将姑娘拉上马来。

  「走。呷……」

  「啊!」姑娘一把抱住了刘大队长的腰,大队长立即感到姑娘那对柔软的乳房贴上了自己的後背,而且那两颗红豆还随着骏马的奔跑而在背後上下磨擦着,不由的一股阳刚之气在体内游走,然後直冲胯下。

  就这样一路跑一路磨,终於跑到了枣异。

  「姑娘,到了。」刘洪边说边跳下马来。

  「哦。」姑娘在刘洪帮助下也下了马。

  由於一路的颠簸,姑娘已经是累得一身大汗了。外套紧紧的贴在了姑娘的身上,那曲线玲珑的身段显露无遗,就连那两粒乳头也看得一清两楚,看得刘大队长也不禁心猿意马,但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祥玲嫂!」

  「什麽事?」祥玲嫂走了过来∶「这位姑娘是……」

  「是,我和鲁汉在路上救回来的。」

  「是啊,要不是大队长他们我就被小鬼子……」姑娘脸一红,说不下去了。
  「祥玲嫂,你带她去你家洗个澡换身衣服。」刘洪对祥玲嫂说。

  「好,姑娘走吧!」

  「对,姑娘你叫什麽?」刘洪这才想起还没问姑娘的姓名。

  「就叫我小芳吧!」姑娘说完,跟祥嫂走了。

  「大队长,那姑娘……嘿……嘿……」

  「鲁汉,你要再这样,我可要处分你了!」刘洪道∶「走,开会去!」
  「老刘,你们回来了?」说话是铁道游击队的政委方华。

  「回来了,老方。一切都还好吗?小日本没什麽动静吧?」

  「一切都好,上级有什麽指示吗?」

  「上级对我们的活动给予了肯定,并让我们进一步进行工作。」刘洪喝了一口水後接着说∶「上级还提醒我们,日本女特务川岛芳子已经到了徐州,最近可能会对我们有所行动。」

  「是吗?那我明天派人去铁道上打听一下消息。」

  「那我们……」

  「大队长。」

  刘洪和方华抬头向门外看去。

  「是,小芳。来进来吧!」刘洪转身对方华说∶「这是我和鲁汉在回来的路上从小鬼子手上救回来的一个姑娘,叫小芳。」

  「小芳,这是我们的政委方华。」刘洪向小芳做着介绍。

  「方政委,你好!」

  「你好!」

  「小芳,澡洗好了!不好吧?」

  「洗好了,谢谢大队长的关心。」小芳含情脉脉看着刘洪。

  「小芳,你是怎麽被日本兵抓住的?」方华问。

  「我家住在济宁,前几天村子上来了一队日本兵。把人都杀了,只有我逃了出来。本想去徐州大伯家里,没想到在路上……」小芳似乎要哭了∶「大队长,把我留下吧!我要和你们一起打鬼子。」

  「好,我们一起打鬼子!」刘洪拉住小芳的手说。

  「大队长,不好了……快、快开门……」几天後的一个清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刘洪从睡梦中惊醒。

  「怎麽了?小刘!」刘洪迅速打开门,敲门的是通信员刘虎。

  「鬼子,鬼了来了。」

  「鬼子来了多少?」刘洪心头一惊。

  「两……两个中队。」

  「快通知,鲁汉带一小队去村口阻击敌人。让政委集合其他同志带领乡亲们向微山湖转移。」

  「是。」小刘转身跑了出去。

  「祥玲嫂,小芳,快起来!」刘洪来到祥玲嫂的院子里。

  「怎麽了?大队长。」小芳打开门走了出来。

  「快走,鬼子马上就要打过来了。祥玲嫂呢?」

  「她,还在睡!」

  「你快把她叫起来,然後到後村口的麦场找我。」刘洪转身就要向外跑。
  「别动!」刘洪突然感到腰上被什麽东西顶住了,转身只见小芳正拿着一支左轮手枪对着自己。

  「小芳,你……你……」

  「我不是什麽小芳。」那个女人的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我的名字叫做川岛芳子,是大日本帝国陆军本部少佐谍报员。没想到吧?」

  「啊,你就是川岛芳子,我早该想到了。好,现在我在你手里,你说想怎麽样吧?」

  「立刻让你的部下停止抵抗,向皇军投降。否则……」川岛芳子抬起手枪对准了刘大队长的头部∶「让你脑袋开花!」

  「你休想。」

  「好,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你去……啊!」只听见「碰」的一声,川岛芳子倒在了地上,左轮手枪也随之落在了一边。

  「祥玲嫂!是你。」

  只见祥玲嫂全身一丝不挂地站在刘洪的面前,手里边举着一根榆木棒。
  「她是日本特务!昨晚我见她偷偷摸摸去村口和一个男人见面,我在後面跟着,听她对那个男人说让什麽太郎今天带兵来,我就知道不对,本想通知你,但又怕被她发现,所以想乘天亮前她还没睡醒时把她抓起来,没想到反被她拿住。
  她还剥光了我的衣服把我绑了起来,本来她想杀我,没想到这时你来了。「
  「那你是怎麽解开绳子的呢?」刘洪问。

  「不知是你走运还是她不小心,她的绳子没有绑结实让我挣脱开来,在你们说话的时候,我找了一根棒子把她打昏了。」

  刘洪这才注意到祥玲嫂没有穿衣服,只见祥玲嫂三十一、二岁的样子,由於男人很早就死了,又没有生过孩子,所以身材依然很好。虽说皮肤由於长年从事田间劳动,被太阳晒得有些黑,但绝对是一种健康的像徵。

    一对硕大的乳房,像两个小地瓜一样挺立在胸前,平坦的小腹下乌黑的阴毛依然掩不住深谷幽洞的入口,尤其是中间的那颗暗红色的小豆子还不时的探出头来张望着这个世界。看得刘大队长一时之间竟忘了危险的存在,目光直勾勾的盯住了祥玲嫂那丰满、健康而又成熟的胴体。

  「大队长。」祥玲嫂被刘洪看得脸上直发烫,胸口中似有一头小鹿在突突乱撞,一头扑进了刘大队长宽厚而又结实的胸怀之中。

  「祥玲嫂,谢谢你。是你救了我,以後我会好好对你的。」其实刘洪心中十分清楚祥玲嫂对自己早已是眷顾已久了。

  「大队长。」祥玲嫂的脸上写满了幸福的笑容。

  「!」的一声枪声,使两人顿从梦境中又回到了现实。

  「鬼子来了。」刘洪对祥玲嫂说∶「我们快走。」

  「那她怎麽办?」祥玲嫂指着倒在地上的川岛芳子说。

  「把她一起带走。这个女特务不能放过她。快!你把她的衣服脱下来自己换上。」

  转身刘洪进屋,拿起方才川岛芳子用来绑祥玲嫂的绳子,又走了出来。
  这时祥玲嫂已经把川岛芳子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穿到了自己的身上。

  刘洪让祥玲嫂把家里的驴子牵了过来,然後用绳子在川岛芳子的脖子上套了一个圈,又将绳子分成两股将她的双手绑到背後,再从背後将绳子从颈部拉到身前,从阴部绕出。最後将昏迷不醒的川岛芳子架到驴背上,用绳子把她的双脚牢牢地绑在驴肚子上。就这样,那个名噪一时的日本女特务就只能伏在驴背上而不能动弹了。

  「我们快走!」刘洪同祥玲嫂以及驮着光屁股日本女特务的小毛驴一同向後村口奔去。

  夕阳暖暖地照在微山岛的每一寸土地,一切都显得那麽宁静、安详。但在岛上的一所小屋里,铁道游击队正在为在战斗中英勇牺牲的战友伤心。

  「都是我不好,要是我的警惕性再高一些,观察力再强一些。这次的伤亡是可以避免的。」刘洪大队长这个铁打的汉子此时的眼眶也湿润了。

  「说一千,道一万。都是那日本婊子害了,她妈的,老子要她血债血偿!」
  说着,火爆脾气的鲁汉就要去找川岛芳子算帐。

  「鲁汉,你坐下。」政委方华把鲁汉叫了回来∶「帐是一定要算的。但我们先要从她的口中多了解一些敌人的情报。对我们以後的工作会有很大帮助的,大队长,你说呢?」

  「是啊,川岛芳子是日本的一张王牌。她一定知道很多重要情报,我们一定要让她说出来。好了,现在我和政委要去正式审问这个日本女特务,小刘、鲁汉你们俩跟我们来。其他人加强岛上的戒备。」

  「是……」大伙开始分别行动。

  在屋後的马厩里,那个娇艳美丽而又自作聪明的日本女特务,依然一丝不挂被绑在那头毛驴的背上。只是同在枣异时有一点不同,那就是她的胯下不断有淫水流出。这是为什麽呢?

    原来,刘大队长绑住的她的时候,不经意间麻绳正好紧紧的嵌入她那凸出的阴户中,随着毛驴的奔跑麻绳深深的被压入花蕊中,不断的磨擦着她的阴蒂,一种无语伦比的快感,使得川岛芳子几乎忘记了自己的处境而沉浸在极度的快感之中。

  这时,随着刘大队长他们四人的进入,她在渐渐清醒过来,她的脑中飞快的盘算着逃跑的方法。

  「鲁汉,去把她解下来。」刘洪命令说。

  「是。」鲁汉上前解开了她的绳子,然後把她从驴背上抓了下来。在无意之中,鲁汉那粗大的左手从川岛芳子的阴户上扫过,川岛芳子便轻轻的哼了一声。
  「队长,政委。小日本的女人,真是骚!把她剥光放在驴背上都会变得湿淋淋的。」

  「川岛芳子,你这次到我们这儿来有什麽目的?」刘洪厉声问道。

  这时,想起了当年在南京时同样的情况。那次她也被国民党兵抓住了,同样被剥得一丝不挂的绑了起来,但自己还不是一样安然脱身。於是她打定主意,要利用自己那引以为豪的身体使自己脱离险境。

  於是,她定了一下心,然後叉开双腿站在几人面前,「我叫川岛芳子,请大家多关照。这次我落在你们手里,你们想怎麽样就怎麽样了!」川岛芳子娇滴滴说。

  「你,放老实点。」方华生气地说∶「你别以为我们会吃你这一套!」
  「老方,」刘洪打断了方华的话∶「她既然想用她自己来跟我们玩,好!
  那麽我们就让她尝尝日本兵对咱们的姐妹做的那些事。鲁汉、刘虎,去把她给我吊起来!「

  「是。」

  鲁汉的妻子,刘虎的妹妹都是被日本鬼子先奸後杀的,所以他们俩早就想找个日本女人来好好的操一次。

  「啊……不要……」川岛芳子这才意识到面前的这几中国人不同於自己以往接触过的任何的中国人,他们并不会为自己的的美色所迷而忘乎所以。

  鲁汉用力将川岛芳子的双手扭到背後,刘虎用麻绳将她双手的手腕绑住,再将绳子穿过马厩的房梁。两人用力将绳子向上拉,直到川岛芳子只能用脚尖支撑地面。这样,她就被扭臂吊了起来。

  「鲁汉,咱们让这日本婊子知道知道中国爷们的厉害。」刘虎对鲁汉说道。
  「好。」说着,鲁汉解开裤腰带脱下了裤子。「突」的一下,鲁汉那杆足有六、七寸长的「钢枪」立刻亮了出来,暗红色的龟头上的马眼正怒目圆睁的望着川岛芳子胯下那个幽谷深洞。

  「来了!」鲁汉大喊一声,然後抬起川岛芳子的双腿,对准她那肥大的阴户直冲了过去。他胀硬的肉棒,对准洞开成「○」形的穴口急速地插入。窄紧的小穴阻挡不了强行挤入,鲁汉的「钢枪」,用力向前不但一插到底,还似有馀威地把川岛芳子的身体向上顶了起来。

  「啊,好痛!支那人,放开我!」川岛芳子痛得大叫起来。

  鲁汉心里充斥着恼怒、报复、蹂躏的心态,所以他毫无怜香惜玉的温柔。
  川岛芳子虽然并不是第一次和别人性交,她还是感觉有些承受不住,由於湿润度不够而显得乾涩的阴道,被他如此的强行插入,不免有点火辣辣的痛楚,忍不住在叫起来∶「好痛,好痛,轻……轻一点,不行……不行。」

  但是,这使劲的一顶,肉棒直撞在她的花心之上,让川岛芳子原本十分强烈的羞耻、反抗的心理,渐渐被淫欲的洪水冲溃,消散得无影无踪。

  鲁汉一插得手後,毫不松懈地抽动起来,他不管什麽轻重缓急或什麽仔细品味,只是一味地急抽猛送,彷佛是在藉着激烈的动作,以宣泄他潜在内心的不满与怨恨。

  「他妈的,小日本。老子操死你,操你祖宗十八代!」鲁汉一边吼叫一边抽插着。

  这几下粗暴的动作,却让川岛芳子渐渐觉得一阵阵压迫性的快感,心理上的抗拒已经完完全全地向身体的舒畅投降了,她的淫穴里开使淫液泛滥。此时,川岛芳子已被淫情性欲征服了!渲淫的快感使这个日本女人从心理上彻底投降了,起先的叫骂变成了无力的喘息。

  「快,快……一点,不……不……不要停,再深……深……啊……啊……再深一点。哎呀!你玩死我了,我不行了……快!不要停……啊……」

  这时,刘虎从边上过来,伸手就给了川岛芳子两个耳光∶「打死你这个日本淫妇,叫你还发骚!」

 005nn.com 撸撸影院 「不要,不要,淫妇以後再也不敢了,淫妇甘给您做牛做马,您爱怎麽操我都行,操烂我的鸡八,操破我的屁眼都行。求你不要再打了。」川岛芳子连忙求饶道。

  「好,你自己说的!」刘虎这时也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掏出了自己的「武器」。

  刘虎的阳具虽然不像鲁汉那样粗大,但是很长,足有八寸半,彷佛一条随时准备出洞的毒蛇。然後他转到川岛芳子的身後,双手用力分开了川岛芳子的两片臀肉,露出那个菊花型的粉红的小洞。

  刘虎一手抓住自己的阳具,一手抱住女特务的纤腰∶「进去吧。」

  「啊,痛死了!洞……洞要裂开了……快住……住手……」川岛芳子惨叫了起来,原来这个妖艳的女特务虽然人尽可夫,但是屁眼却是第一次被人干,所以感到无比的痛楚。

  「是你自己要求的,可怪不了我。」说着,刘虎用力地开始从後面向川岛芳子的体内进军。

  「好大好长的鸡巴,屁眼撕开了……屁眼撕开了……」她虽然大声的叫着,虽然屁眼随着肉棒的抽插使她感到巨痛,但她的肛门始终没有撕裂,看来日本女人就是贱,就是喜欢被人操,而且身体的器官天生的那麽耐操!

  刘虎好像什麽都没有听见,专心致意地用力挺动着自己的鸡巴,从屁眼一直撑到直肠里面。大家知道,女人的阴道和肛肠只是隔了薄薄的一层膜,所以刘虎从背後可以清楚感觉到鲁汉的鸡巴正用力在川岛子的肉洞内做着活塞运动,不由一时兴起,也开始在这个女人的後洞内用力抽插起来。

  川岛芳子又痛又爽,涕泪横流地哼哼唧唧不停:「淫妇让你们操死了!
  淫妇爽死了!淫妇的花心让你们蹂碎了!呜呜……「川岛芳子歪着头,披头散发,嘴角口水流了一地。

  这时川岛芳子已经被弄得死去活来了,连声浪叫着∶「啊……噢……小穴被操开花了……屁眼也开花了……啊……我要泄了……我不行了……我……」
  渐渐的,她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日本婊子,老子操得好爽啊!妹妹,我给你报仇了!」刘虎边抽边说。
  「嗯……唷……我是日本婊子……我是日本婊子……我欠操……快些用力操我……快点操烂这个小淫穴……啊……啊……」那川岛芳子被插得呼天喊地,娇哼连连。

  「啊……不行了……啊……顶不……住了……亲哥……哥……求你……饶了……小妹……亲哥……亲爹……亲爷……不要了……」这时川岛芳子只觉得全身一软,小穴泄出一股阴精。

  鲁汉只觉得一股滚烫的阴精直冲自己的龟头,便笑着对川岛芳子说∶「小日本这麽快就不行了,老子还没过瘾呢!我操,我操,我操!」

  就这样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又使川岛芳子泄了三次以後,鲁汉和刘虎才一起泄了出来,两股浓浓的精液分别射进了川岛芳子的小穴和屁眼里。